ADNAK

专注冷cp一百年

起终的微光 (七)(杀生丸x奈落 原著设定 ) 【犬夜叉同人】

之前发布了此篇无法显示,此为重发

全篇:01 02 03 04 05 06 07  (tbc)


Chapter7.  谁的幻影


    话语传入奈落耳中,理智和思绪也重回这具躯体。尽管他并不知道杀生丸什么时候回到了这里。 仿若从不甚清晰的梦境里刚刚醒来,奈落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恢复一贯的姿态看向杀生丸。

    他们离得很近,能称之为“关切”这类柔软的情绪很难出现在杀生丸身上,但是奈落看着他凝视自己的眼睛,却仿佛知道刚刚他想了什么。

    杀生丸在担心。 ...居然会让他有这样的情绪,自己果然是做得很差。奈落没有掩饰的看着杀生丸发出了轻微叹息的低笑,然后回应道,“刚刚,你没事吧?” 虽然这句话换成他问自己大概更符合。

    杀生丸只是摇了摇头。


    “你见到犬夜叉他们了吗?”奈落接着问道。

    “没有,我看到了沼泽和莲花。”

    奈落顿了一秒后开口回答,“没有妖怪的阻碍...吗,这反倒奇怪。”他想了想,“那我们先到沼泽附近。如果莲花是这一切的核心,也会可能知道犬夜叉他们的下落。”


    奈落随杀生丸来到了莲花所在的地方,看着那里一片寂静,安然的让人心感诡异。杀生丸并没有研究过莲花的信息,所以停下脚步后只是看了看奈落。

    奈落看着莲花沉默不语。沉寂了一会后,奈落上前走近,伸出手仿佛想触摸它的光辉。杀生丸不知道不好的征兆来源于哪,只能警觉的看着那里。

    在就要触碰到之前,奈落突然收回了手。 仿若经历了什么景象一般,突然扶住胸口后退了一步。

    杀生丸看着他身形不稳,瞬间就上前扶住了他。


    “奈落!” 难道又是困住他的幻象? 略微焦灼的这么想着,杀生丸看向奈落的眼睛。

    奈落微低着头神色不明,只是抓住了杀生丸扶过来的手臂。两人就这么很近的站在莲花旁,一瞬的混乱后,奈落仿佛在杀生丸耳边很低的出声,“...”

    杀生丸并没有听到他的言语。 察觉到奈落似乎想说什么,杀生丸微低下头,奈落的身体却突然力气消散滑落下去。

    就着扶着手臂的姿势,杀生丸把奈落接到怀里跪坐下来。奈落遭受不明的状况让他些微的心绪混乱,无法判断受到伤害的地方在哪,如果跟刚刚一样仿若精神攻击一般,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查明。 

    

    奈落并没有失去意识。杀生丸扶住他跪坐下来之后,奈落抬起头,很轻的在他耳边低语,“...莲花上附加着扰乱心绪的力量,你有没有靠近过它?”

    杀生丸愣了愣神,继而听到奈落的声音,“它扰乱人心的地方...是...能让我们的意识陷于最想得到的东西。”

    “你在靠近莲花之后,想到的是什么?”


    杀生丸没有触碰莲花,但若只是靠近... 也并没有再见到幻象。 带着些微的疑惑,杀生丸看着奈落想要回答,却仿若突然想到了什么。

    杀生丸微微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在几乎同一瞬间,感到一种冰凉的气息袭向了自己。


    痛感迟于那之后才来到,杀生丸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另一只手覆住胸口,红色的血液慢慢的流淌出来,染到自己白色的衣襟上。 怀中的奈落带着艳丽的诡谲神色,看着他绽开微笑。





——————————————————————————————————————————


森林里依旧一片静寂,奈落踏过的枝叶仿佛构成了这片土地惟一的声响。 然后他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而那个身影似乎没有构成任何声音,甚至直直出现在前方的前一刻自己都没有察觉。


奈落看着他静默不语。  面前的人穿着素色的衣衫,被斗笠遮住了小半的脸,静止了几秒后,微微弯腰朝奈落作揖。

然后那人抬起头,奈落看到了斗笠下面的脸。

俊朗寂静,却又冷酷无情,眼神中不带一丝明亮的色彩。冷峻如刀锋的目光只是在奈落身上巡视了一刻,下一秒就直接攻击了过来。

他的出手快速而凌厉,没有放下过戒备的奈落挡住了这个攻击,向后飞身退了几步。震惊却又似乎早有些许预料的心情同时蒸腾起来,奈落继续闪躲着,在被攻击的间隙里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看向对方的脸。


这个人很强,具有的是远超人类的力量,甚至在奈落些微分心的状态下几近难以抵挡。

而突然出现在森林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一个僧人。年轻秀雅的外表,冷峻无匹的神色,强大惊人的力量。猜测在心中涌现,奈落却依然几乎丝毫都无法相信。

荒诞感自奈落脑海延伸,这样的时间里,出现在此处的僧人,无可避免的让奈落想起那个传说。可那个传说距今已是千百年之久了。

更何况,拥有这样力量的几乎不可能是人类,但他身上的气息却又不是妖怪。晦暗死寂,虚实难测。



树木因为二人的打斗发出断裂倒塌的声响,但声音又被隔绝在此地,奈落知道即使战斗很激烈,不在此处的人也无法听到。  现在的重点只有眼前的人。


奈落在僧人瞬移到自己身后的一刻用屏障挡住了攻击,然后直接转身扼住僧人的手臂,将人抵上了背后的巨大树木。

“你是什么人。”奈落最终开口问道。 尽管自己似乎知道他是谁,但实际还是全然不知道。 一个千百年前的传说,拥有死而复生力量的莲花,和久远传说重叠的人。这一切都是个巨大的谜。 


被束住的僧人甚至都没有挣扎,听闻这个问题后,他直视着奈落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凛冽的笑容。

“那你是谁呢。出现在这里,也是想借用莲花的力量来复活所爱的人,不是吗。”


奈落的眼眸沉了沉。这个僧人并不只是会一味攻击,他语气清醒,若不是具有过于强大的力量,真的跟人类无异。

看奈落没有回答,僧人再度开口,语气里甚至有轻微嘲讽的笑意,“不过这次很有趣,来的是一个不人不妖的混杂。”他向前伸了伸脖颈,离奈落更近了一点,语气冷酷无匹,“你跟她很像呢。真想亲手把你撕碎。”

奈落在一瞬间惊诧的睁大了双眼,一切隐晦的猜测自此落定到一点,尽管传说久远的只剩只言片语,但真的不用怀疑了。


这是...清姬所爱的僧人。


可是是为什么。


他是因清姬而被莲花复活的人吗,但又为什么时至今日仍留在这片森林。小女孩所讲述的没有结局的传说,并未描述过清姬对莲花祈愿以及之后的所有。 究竟发生过什么。


奈落站定在原地看向僧人,“清姬... 你杀了她?”

僧人安静的眨了下眼,“真让我吃惊,你知道的倒是比曾经那些愚蠢的人多一点。不过你猜错了,我没有杀她。”随即声音顿了顿,“我倒是很想杀了你。”


“清姬现在在哪里。”

僧人的语气带着漫不经心的冷意,“你对她倒是很感兴趣。”

他看着奈落勾动嘴角,在冷若冰霜的容貌上依旧不能称之为笑容。“那就回答你吧,清姬现在,还在这里。”


仿佛觉得奈落显现出震惊的神态很有趣一般,僧人低声继续道,“她在这里,我自是要留在这里。真是遗憾。”

奈落看着他没有言语。

“几百年了,所幸有你来了不是吗。执念,人类化成的丑陋妖怪,复活爱人的可怜祈愿,真是相像... 杀死了跟她如此相似的你,倒也没有枉费千百年困在这里的时光。”


随着这句话,僧人身体绽开巨大的力量,直接让背后的树木腐朽破碎,借由此脱开了奈落的束缚。脱离的那一刻伸手袭向了奈落,在奈落能够闪开的前一瞬间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下一刻两人分开了一段距离,僧人带着无感情的笑意舔了舔自己沾血的手指,带着点惋惜开口道,“没能拧断你的脖子真可惜。”


奈落垂眸看了看从他手指上滴落的血,再度看向僧人的时候带着复杂和怜悯。

“你...不是那个人。”


僧人停住脚步,眼神冰冷的聚集在奈落身上。 森林的死寂因为沉默而重回两人之间,奈落凝望了僧人很久,最终缓缓开口,“你不是他,也没有意义存在于这里。” 



——————TBC——————————————————————————————————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