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AK

专注冷cp一百年

起终的微光 (八)(杀生丸x奈落 原著设定 ) 【犬夜叉同人】

再度时间久远后的更新。很久前就在整理文字了居然拖到这么久才发出来...果然忙起来时间快的仿佛沙漏。


——————————————————————————————————————————————

全篇:01 02 03 04 05 06 07 08(tbc)



Chapter8. 虚与实的分界点


奈落看着杀生丸微笑。不知名的利器还在他的手中,上面沾染的鲜血顺着顶端滴落下来。

伸手轻巧的推开了杀生丸,奈落拂了一下衣摆随后站起身来。

杀生丸缓慢的直起身,那一瞬间谁也没有言语。


寂静持续了几秒。奈落手中的利器不知是由什么聚集而成,杀生丸伤口不断的有血浸染出来。尽管以妖力本能的抑制过了,却没有任何效果。

杀生丸没有再看自己的伤,默默把目光移回了面前奈落的身上。奈落保持着嘴角浅笑的弧度,看到杀生丸看过来,稍稍偏了偏头,“这个伤,是不会治愈的。”

看杀生丸没有反应,奈落接着开口,“你应该一直不知道莲花复活的能力如何实现吧?让死人复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毫无代价就实现呢?”他低了低头,继而开口,

“所以...我需要你。”


“需要,什么呢?”

在奈落的声音结束以后,杀生丸看着他终于开口出声。

仿佛惊讶于面前杀生丸的平静,奈落愣了一瞬,随即仿若很开心的翘起嘴角。

“对于普通的人类,唤回生命的方式...是等价的,就是拿他们自己的生命来交换。”奈落的声音顿了顿,“但是... 之于你,那又是不一样的了。”

“像你这样拥有强大力量的纯种妖怪... 只要把力量交给莲花,就等同于人类用生命来交换。”说着眼神看向杀生丸的伤,“我手里的这把刀是一种媒介,你流逝的妖力等同于生命力会献祭给这个莲花,当你的力量尽数消失以后,那个愿望...就能够实现了。”

“只要这样而已?”

奈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这样的代价,你真的自愿来付? 如果早知这样,我倒是不需要靠莲花的力量来干扰你。”

“莲花的力量?”杀生丸皱了皱眉头。

奈落恢复微笑看着杀生丸,“嘛...刚才你会分心被我伤到,难道不是因为我对你说的关于莲花的话?”

看着杀生丸依然在直直看着自己,奈落突然明白了他所想知道的东西,脸上神情玩味了一瞬。“我了解了,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刚才我是不是为了干扰你才那么说的吧?”

看着杀生丸的神情,奈落终于回答,“虽说是为了让你分神,但是关于莲花的幻象... 我并没有骗你。”


杀生丸平静至今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一瞬,看着面前的奈落,不曾有过的纷乱情绪从心中激荡开来。

[它扰乱人心的地方...是...能让我们的意识陷于最想得到的东西。”]

[“你在靠近莲花之后,想到的是什么?”]


一瞬间纷杂的景象侵袭而来。 莲花,幻象,靠近莲花之后看到的景象...

是月光下,失魂落魄的、位于桔梗身前的奈落。






面前的奈落欣赏着这个冷若冰霜的纯种妖怪难得露出的动摇神情,“真可惜...这些话,他并听不到呢。”

杀生丸看向他的时候再度恢复了漠然神态,“为什么要告诉我。”

奈落露出有点惊异的笑容,“现在告诉你,欣赏一下你临终前真实的表情不是很好吗。在伤到你的那一刻,你就不可能再做任何事情了。”

“你说的并不是全部。”杀生丸沉默了一瞬,而后冷冷开口。



在面前之人因这句话露出犹疑神色的那一刻,杀生丸抬手释放力量,而后斩向了他。相距太近因而面前的人甚至没能作出反应。随着斩击挥下,尽管身上并未显露伤口,依然因为妖力的压制身形摇晃了一下。 奈落看向他,面上显露出痛苦且惊诧的神情。

杀生丸皱了皱眉头,眼神低沉了一瞬。 

在下一刻,奈落的身形逐渐消散,妖怪显露出原本的形态。



化为原型的妖怪踉跄着后退了一步,脸上不可置信的神情依然没有散去。他抬起头看着杀生丸,声音略带沙哑,“为什么...你还有力量...” 

说着看向杀生丸的伤口,那个伤依然切实的存在着,并且没有治愈,但是...

“只留下了外伤?不可能...你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不可能抵御得住侵袭的力量...”

杀生丸没有言语,只是微微低头看向他。

妖怪看着他,半晌后突然自嘲般的绽开微笑。“你没有...相信我?即使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你面前,你依然在怀疑我?呵...我原以为..”

...

尽管不会说出口,但杀生丸清楚这个奈落的幻影几乎毫无破绽。面对他的目光与神色,不愿再让人忧困的态度,这些都如同现在真正的奈落。 

但是他也并没有真的完全如同奈落一般。


“在莲花前的那一刻,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感受是莲花导致的。”杀生丸少见的开了口应答,“所以我过去...见到了你。”

那个时候,内心不受控制的感觉涌出了仅仅一刻,然后自己就感受到了奈落的气息,当时并未对此产生任何怀疑。飞身而至那里后见到的站在月光下的幻影,他在那一瞬真的以为是奈落本身。

但那又不是奈落。

杀生丸的语气顿了顿,最终还是回答了,“你不该让我看到奈落过去的景象。”


妖怪因他的回答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是的,杀生丸到达森林时曾见到了那个阳光下的幻象... 他看着杀生丸缓慢开口,“你为什么不怀疑那时的景象...也是欺骗你的幻象?”

杀生丸垂了垂眼神。

因为,是一样的... 那个过去的景象里,少年奈落抬头遥望阳光的神情重叠到山洞里奈落立下约定之时看向他的神情,是一样的。

他曾见过那样的他,不会再怀疑那个神色的真假。

而自己随后所见到的,月光下位于桔梗身前的“奈落”,神色中寂灭的绝望,让他在那一刻明白这绝不是奈落本身。



妖怪错估了杀生丸的力量,他们力量的差距如此悬殊,对从一开始就有所防备的杀生丸,这个伤不可能致命。 但若不是带着几近以假乱真的那个身影,他都不能这个程度的伤到他。

沉寂蔓延了一刻,杀生丸看着面前的妖怪,知道他还有事情在瞒着自己。这个妖怪的话语中有矛盾的地方。

他对自己说,关于莲花的力量没有说谎,即使心中所想之事确实如他所说,但依然无法解释妖怪对自己的袭击。

吸取人类的生命就能使已死的生命复活,如果莲花切实存在着这样的能力,那这个妖怪主动攻击自己的原因又是什么? 莲花能够侵袭内心致使看到幻象,自己见到的奈落的幻象却是这个妖怪所化身的,所以,他就是莲花本身吗。

但是对面前妖怪气息的感知,却不是这样。他与莲花...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他需要知晓这个妖怪真正的力量,他与莲花和幻象的联系,以及...其他几人现在身在何处。



攻击造成的伤害致使妖怪身形逐渐模糊衰弱,这样下去连目前人形的姿态都无法维持。他察觉杀生丸想要质询的意图,率先开口做出了回答, 

“呵..你现在一定在想,我到底是谁。”

妖怪顿顿了说道,“你以为在这片沼泽里所见的幻象,都是莲花自身的力量导致的吗?...哈哈哈...”

妖怪看着杀生丸,突然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你知道...清姬吗。”

杀生丸因为妖怪的话语微微愣住。直至此刻,才发觉自己忽略了某一部分重要的东西。







————————————————————————————————————————————


僧人看着奈落,仿佛是听见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看向奈落的神情依然混杂着嘲讽与厌恶。奈落垂下眼神,仿若在思考什么。

并没有被不知所云的话语所打乱,僧人没有再停留便继续攻击向了奈落,几乎就要得手之前奈落抬手挡住,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击的向后退了几步。

“你的力量...并不是普通的半妖呢。”僧人冷冷笑道,“杀过很多人了吧,我能够感觉得到。”

奈落没有言语。

“真是有趣的猎物... 跟她如此接近的存在,气息却也是如同我一样的...”言语中僧人向奈落靠近了几步,“呐...杀死那么多人,开心吗,你找到满足你存在的意义了吗。”


奈落看着他,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话语展现出任何的神情,僧人却依然感受到满意似的微笑起来。

“就是像你这样的人...我等待好久了。”


“有问题想请问你。”沉默许久的奈落终于开口。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说。”

僧人冷冷答道,而后挥手,原本明亮的月光突然黯淡下来,整个森林中荡起了仿若雾气一般的迷瘴。  奈落抬起手,感觉到了这股瘴气对于力量的抑制。这种气息... 仿佛是混杂着沉积久远的、怨念和死亡的气息。

奈落睁大了双眼,看着弥漫在整片森林的瘴气,而后表情凝重下来。

“在这里,你赢不了我。”

瘴气环绕中的僧人表情看不真切,只有声音依旧清晰的传达过来,“感受到了吗,千年以来的...如同我一样的怨念。你们,所有的一切,都一起在这里毁灭吧。”



再度攻击向奈落的时候,两人靠近的那一瞬间,僧人看清了他的神情。 奈落只是看着他,甚至没有试图回避。

...

“你为什么不躲。”

僧人的手穿过奈落的身体,尽管看到奈落神情的一瞬间有些许惊诧,但并没给自己的动作带来任何犹疑,攻击依然伤到了奈落的要害。

血从他的手上以及奈落的嘴角留下来,想回答什么的奈落只是轻咳了出声。 

僧人淡漠的注视着奈落,而奈落勾起嘴角绽开了一个非常轻微的笑,“你的存在与去留,该决定的人不是我。”


“那么你的去留...就由我来决定好了。”在听闻奈落的话语之后,僧人古井无波的冰冷眼神中突然荡起了似乎是愤怒又似是崩坏的情绪,他扬起手,在即将发出下一次攻击的时候,奈落的身体产生了些微的踉跄,稍稍摇晃了一下。

僧人停住了动作。

奈落带血的嘴角依然在保持微笑,伸出一只手去制止了流血的伤势。僧人看着他,“既然不肯出手,很快你就要死在这里。”

“我不会死的。”


即使鲜血浸透衣衫蔓延开来,奈落依然保持着让僧人恼火的平静,仿佛此刻他们的处境是颠倒过来的,这种让人看了就会心生厌恶的...悲悯的神情。


[撕碎他 捏的粉粹   就像给予他无穷无尽的诅咒的清姬一样 和所有一切一起在这里毁灭吧]

混乱的声响在脑海里激荡,僧人低头看着自己沾染着鲜血的双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失血过多的奈落渐觉视野模糊,看着低落在地的血液,不禁对自己露出了自嘲的笑容。在...坚持什么?又在惧怕什么。

只差一步之遥,自己就与清姬是一样的了吧,也许仅差一步桔梗就亦会同这个僧人一样。

所幸...没有。 所幸有那个人在,所以没有。

我和清姬相同,却也和她不同。清姬身边没有如同杀生丸一样救赎自己的存在。

所以,一切局面导致到如今。



自己是为了莲花而来,那只是遥远传说里的一种力量,是否真实,早就抱着亲身所见才能有所判断的心态前来找寻。但是因为与僧人的相遇,奈落开始察觉到了莲花的真相。

幻象,莲花,复活与诅咒。只有一部分... 自己还没有明白这些事情中所有的联系。

奈落的目光再度停留到了弥漫在整个森林之中凝重深沉的瘴气。轻微的闭了闭眼,几近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刻,奈落抬起头。

僧人看着他,看到他的眼神变化了。



不管怎么变...还是这种神情,明明是同清姬一样令人厌恶的存在,却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清明。不是因为私欲和贪念的人,不可能会来到这片森林。他们对爱的求而不得是贪婪,对生命的执而不放亦是贪婪。这样的人...

僧人发出轻声却带着彻骨仇恨的低语,“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


“让他离开这里吧。” 

僧人突然听到这个声音,不可置信般的看着奈落,“你说什么。”

“他在这里,我所说的你自然也听得到吧。你不会...放由他自己一人。”

僧人的脸色冷寂下来,“你不可能看到她。”

“我和她很相像...你是这么说的,不是吗。我并不需要看到她,也会知道她身处哪里。因为你就在这里。”

僧人的手攥起来,指尖沾染的血液已经不再滴落。


“幸、和、荒、奇。身执此四魂者,名为生灵。”奈落并没有看着僧人,视线仿佛越过了他。“现在的我...能够些微的感受到。”

没有人回答他,奈落只是低声的继续开口,

“你和他,都想要一个解脱吧。但是需要解脱的不是他...是你。”


当奈落停下声音,寂静的森林里终于荡起轻微的回响。



——————TBC——————————————————————————————————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