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AK

专注冷cp一百年

【杀奈】一百零八次钟声

短篇   新年贺文                     

原著向   可以看做《起终的微光》番外,也可看做独立剧情

———————————————————————————————————————————



奈落看着杀生丸说,“我听到了钟声。”

杀生丸疑惑的偏过了头。

“你没有听到吗?”

得到的是摇头的反应。 于是奈落说,“那我们去听一下吧。”


被奈落突然发起的行为弄得疑惑不解,不过杀生丸并没有说什么。他点了点头,“哪里有钟声?”

奈落面对这个问题突然静默了一下,然后眨了眨眼,“我也不知道。”

...

虽然是这么回答的,但是看着奈落的神情,杀生丸知道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并不是一时兴起的玩笑。



犬夜叉呆在庭院里的时候,就看着杀生丸这么走了过来。并且停在了自己身边。

“...有事吗。” 杀生丸主动找我的情况真少见啊...犬夜叉心里默念。

“你知道哪里能听到钟声吗。”

犬夜叉愣在当场。

看着犬夜叉的神情,杀生丸在一瞬间认识到自己找他来询问这件事是个错误。原本觉得自从和那个人类女人在一起之后,犬夜叉知道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就越来越多了。但果然还是问错人了吗。

“诶,杀生丸大哥想要听钟声?”戈薇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出现。

“过几日...刚好就是新年哦,我的家乡那里处处的寺庙都会敲起钟声的。”

犬夜叉突然反应了过来,“对喔...说起来我和戈薇本来就打算新年的时候回现世一次呢。”大脑已经硬生生的忽略过了为什么杀生丸忽然会感兴趣起钟声这么诡异的问题。

他们两个一起把目光对着杀生丸。

“所以,”戈薇接着说道,“杀生丸大哥要和我们一去回去吗?”




奈落看着杀生丸认真的神情,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所以...你是认真的吗,要和犬夜叉一起到现世戈薇的故乡?”

“那里是可以听到钟声的。”

不知道奈落为什么因此大笑,杀生丸平静的解释着。

奈落艰难的止住笑,换上正经的表情,“关于戈薇的故乡...我多少是知道一点的。你知道那里是怎样的地方吗?”

杀生丸摇了摇头。

于是奈落解释道,“那里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我们这个世界,应该可以说成另外一个时空了...一切和我们的时代都是不同的。”

看着杀生丸似乎没有很领会的样子,奈落斟酌了一下用词,“怎么说呢...应该是更和平了,没有我们时代这样遍地妖怪之间的争夺和人类的战争。也没有了现在这个时代这样强大的妖力,大概是这样的。”

杀生丸点了点头,“那我们过去一下也是无妨的。”

...我想表达的不是这个...奈落默默地想,不过杀生丸说得倒也没什么错。既然没有危险,又为什么不能去一次呢。 



当杀生丸和奈落站在犬夜叉面前的时候,犬夜叉费了好大的精力才没有表现的过分夸张。他努力使自己的嗓音保持了平静,“所以...你们要一起跟我和戈薇到现世去?”

杀生丸点头。犬夜叉看着他,又看了看奈落,几乎是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早该想到一定是跟奈落有关。不然杀生丸怎么可能对钟声和现世什么的感兴趣...

可是,奈落又为什么会对这个感兴趣?!

在犬夜叉脑子越来越混乱的时候,戈薇走了过来,“所以杀生丸大哥和奈落君,真的要和我们一起到现世吗?这得做一点准备才行。”

“什么样的准备?”奈落问道。

“啊奈落君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呢,虽然你的头发很长,但是在现世也是有这样留着长发的男人的,你到了现世应该不会引起什么怀疑...”说着戈薇把目光转向杀生丸,“但是杀生丸大哥就有一点问题了。”

犬夜叉看着杀生丸,很快的就明白了戈薇说的问题。没错,奈落还好,几乎与普通的人类无异,即使穿着和服在日本新年的时候也不会显得很奇怪。但是杀生丸...问题就很大了,跟自己一样有着犬妖的耳朵银色的长发,还有金色的瞳孔,问题是样貌...犬夜叉不爽的了一秒继续想到,样貌还比自己要招人注目得多,到了现世一定会被围观的,隐藏身份就变得更加困难。自己的耳朵还可以戴上帽子遮掩一下,但是杀生丸...很难遮盖住的吧。而且如果杀生丸被人类的女孩在围住...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现世是没有妖怪出没的,所以杀生丸大哥就这样直接过去的话,可能会引起很多注意。到时候你们就很难自由的行动了呢。”

“那要怎么做?”杀生丸问道。

戈薇沉思了一会,“不如我们去问枫姥姥吧,她可能知道办法。”



一行人到了那里,枫姥姥扫视了一遍杀生丸,然后说,“确实有个办法。但是...”

“但说无妨。”

“我这里有一种药丸,能够暂时性的抑制妖怪的力量。根据剂量的调配可以做到短时间内使妖力完全消失。如果你的妖力消失了,就会像朔月之夜的犬夜叉一样变成凡人的模样,那样在现世就不会引起任何怀疑了。”

枫姥姥犹豫了一下,“不过,虽然戈薇说过现世没有妖怪,但是妖力完全消失变成普通人,总归不是一件安稳的事情。万一有什么危险...”

大家静止了一下,各自在心中想了想。只是为了去一次现世...为此这段时间内妖力要完全消失,总觉得有点不安。不过反过来说,只是去一次现世...有没有妖力好像也无关紧要... 回来前等待药效消失,恢复力量之后再穿过食骨之井就行了。但是这个,杀生丸可能接受吗,总觉得...

犬夜叉看向他,杀生丸也同样思考了一瞬,奈落突然开口说道,“遇到危险的话也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杀生丸的。”说着面带笑意的看向了杀生丸。


空气静止了一瞬,犬夜叉瞬间冒出冷汗的看向杀生丸。

哇,奈落快住口啊!!犬夜叉内心咆哮,保护杀生丸什么的...这种话...!

出乎意料的,杀生丸竟然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反应,他回看了一眼奈落,然后转头对枫姥姥说,“可以,请给我药丸。”




直到临行之前,犬夜叉还是再度向杀生丸确认了一遍,“没问题吗杀生丸,你真的要吃这个药丸?”

“枫姥姥不会害我们的喔。”戈薇对犬夜叉说道。

“我当然知道...但是...”

“没有问题。”杀生丸语气平静的回答。于是犬夜叉只能点了点头,“那就到了现世再吃下吧,大家准备好,我们要走了哦!”

枫姥姥在一旁看护着食骨之井的封印,犬夜叉带着戈薇一起跳了进去,奈落看着井口,在移动之前杀生丸走近,“我们下去吧。”奈落点了点头,杀生丸伸出手环住奈落和服的腰摆,两人一起跳了下去,而后身影消失在井口绽开的光芒里。

枫姥姥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带了点了然的笑意,“那个强大冷酷的纯种妖怪杀生丸,也会对人如此亲近。是了...如果不是如此信任...如此喜欢着,怎么会有一个妖怪甘愿为了人类而失去力量呢。即使这个失去仅仅是一刻,没有全心的信任...也是不可能的。姐姐,那个奈落改变了哦,而且现在也有一个人在他身边了。”




食骨之井,打通时空的隔断而存在的虚无之境,两人的身影浸染在光芒之中,奈落看着杀生丸银色的长发飘扬向上,跟整个空间宛如融合一体般的闪耀着光芒。奈落晃了晃神,视线蔓延向下,不真切的看到杀生丸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

他只是看着他,腰摆上肢体接触的触感既真实又遥远,就像两个人一直以来的关系一样,奈落无法分辨这样的关系是短暂虚幻还是恒久而真实的。当一个祈愿已久的愿望实现在眼前的时候,人总是会怀疑的。 惧怕失去和忧患得到的心情...是人类的弱点却也是活着的证明。

他朝杀生丸伸出手,两人的距离好像更远了。不是液体的介质里空间扭转的很不真切,他觉得那个空间不断地把他们相隔而开,仿若下一秒自己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不可以,你要一直看着我才可以。

在奈落因虚幻纷杂的景象闭上眼之时,伸出的手被握住了。阻隔着的空间似乎一瞬间消失不见。那个人握着手的触感和他的人一样是力量坚定的。奈落微微笑了起来,回握了手上的力道。




历经的时间似乎仅有一瞬又似乎很漫长,奈落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现世的神社。临近夜晚,神社里一片寂静,犬夜叉环视了一下四周再回过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杀生丸把药丸吃了下去。

三个人一同静止在原地看着杀生丸的变化,吞下药丸后,有淡淡的光辉发散出来,然后又消失不见。妖力的实体化吗...犬夜叉想。片刻之后,随着杀生丸轻微皱眉,犬夜叉等人看着他的耳朵渐渐变成了人类的模样,身上的毛皮和脸上的妖纹也消失不见。

诶....等等,只是这样了吗?犬夜叉有点惊讶的发出声响,犬妖的的特征倒是消失不见了,整个人显得柔和了不少。但头发依然是银色的,金色的瞳孔也没有变成黑色。

戈薇愣了愣然后说,“是不是因为杀生丸大哥是纯种的妖怪,所以即使妖力消失,也没法完全变成人类的样貌?”

杀生丸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视野所及之处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身体上的感觉很是怪异,他伸展了一下手掌,感觉身体里妖力消失后带来的难以掌控的感觉。这样的身体目前还不习惯。

犬夜叉停了一会后说道,“不过即使瞳孔和头发的颜色不像人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反正cosplay带美瞳的人也是很多的。”

“没错,是这样呢。”


奈落和杀生丸听到了两个不懂的名词,不过两人并没有问什么。“既然这样可以了就好。”奈落说道。

“啊不过杀生丸大哥的头发太长了!”

“什么啊,”犬夜叉转过头,“奈落的头发不是更长吗?”

“不,奈落君的头发是黑色的不会很引人注目,但是银色的长发就...”戈薇想了一瞬,“一会见到妈妈要一个发带给杀生丸大哥的头发束一下吧!还有衣服,这么招人注目的衣服也是要换掉的。”

“...”犬夜叉沉默的看了一眼戈薇。

“那我们出去吧。”戈薇笑着带大家走出了神社的屋子。




今夜正是大晦日的夜晚。四人到来的时间还不算晚。很快的他们就跟随戈薇见到了她的家人。那个温柔开朗的母亲见到戈薇的一瞬间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笑容,她拥抱住了扑过来的戈薇,两人拥抱后母亲把目光转了过来。“啊啦犬夜叉还有另外两个朋友一起来了呢。戈薇你快介绍一下。”

“母亲,这个是犬夜叉的大哥哦!旁边这位是我和犬夜叉的朋友。”犬夜叉的眉毛微微抽搐了一下。

奈落朝戈薇的母亲微微行礼,“今晚打扰您了。”

戈薇的母亲开心的笑道,“这么英俊的大哥和朋友!欢迎欢迎,大家先进来吧。”

爷爷和弟弟此时正在外面准备物品还没回家,于是戈薇母亲为一行人倒上了茶。戈薇坐在母亲身边说了什么,母亲的目光转过来,打量了一下杀生丸。

“真是好看的男孩子呢...”

“重点不是这个啦妈妈!”

“啊我知道我知道,今晚是新年,穿和服正合适呢,奈落君的打扮是没有问题的。这位哥哥的话,家里刚好有和服合适呢。”

“谢谢。”杀生丸说道。

“不要客气哦!我们是一家人呢。那今晚先把房间给大家准备好吧,衣服就放到房间里。”

“我今晚和妈妈一起睡!”戈薇搂住了母亲肩膀。于是戈薇母亲把目光转向了犬夜叉这边。

“嘛...我睡在屋外就好了,不用麻烦。”犬夜叉回答道。虽然现世很安全,但还是在屋外照看着大家的情况比较安心。尤其现在杀生丸...

戈薇的母亲并没有对此提出质疑,于是她点了点头,看向了杀生丸和奈落。“那家里的客房安置给你们可以吗,两人的话...”

“客房是很大的。”戈薇解释道。

“可以,麻烦您了。”奈落回答。杀生丸点了点头,于是大家分头去了一下卧房的方向。


新年的夜晚到来,本来就是要感受一下现世的祭典的。晚上住在什么地方奈落是没有任何挑剔的,不过戈薇的母亲把客房布置的非常整洁舒适。带两人走过去后,戈薇母亲把手里的和服放下来,“这是给杀生丸准备的衣服,颜色和头发非常匹配呢。希望你穿着合适。”

两人道了谢后戈薇母亲就离开了。

奈落低头看向和服,白色打底上面有银色的纹理,确实很相配... 他看向杀生丸,“那换上吧。真是期待看到你穿和服的样子呢。”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杀生丸对衣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反正妖力就能很轻易的幻化出来。不过此时自己是没有妖力的,他点了点头拿起和服,然后看向了奈落。

奈落一时没有看懂他眼神里的意思。

“你是...让我出去吗?”奈落微笑着顿了顿,“还是说不懂得和服的穿法,需要我帮你穿上?”

杀生丸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衣服,和自己所穿的也没有那么大的差异。不过,既然奈落这么说了...

“那就麻烦你了。”


...

说完刚刚那句话后,本来已经转身打算出去的奈落顿在了原地。回头看着面前神色不变的脸心中暗想,果然纯良淡漠的妖怪什么的都是假象。

杀生丸还在拿着衣服看着他。奈落停在原地,静止了一下后声音略低的说道,“那...身上的你总可以自己脱吧。”

杀生丸看了一眼他的神情,尽管神色没什么变化眼底还是带了点浅笑的神情。伸手把和服递到了奈落手里。然后解开了自己身上的铠甲。






午夜。

杀生丸与奈落一起走出了神社。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外面各处都有熙熙攘攘的人,穿着形形色色的和服,气氛热闹又安然。戈薇向他们指明了午夜会敲响钟声的寺庙,尽管戈薇等人也是要过去的,但是在此之前的行动不同,于是并没有同行。

提前了一会出来,两人以不快的速度走在现世的街道上。在这个人并不稀少的夜晚,有很多穿着美丽和服的女子和男人,本以为两人不是引起很大注意的。但是...

奈落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四周,有杀生丸所在的地方,说不招人注目果然是不可能的。女孩子窃窃私语略带兴奋的讨论声不时的就传过来,在听到“真好看啊...那两个人,都是男孩子对不对?从来没有见到男孩子能这么美...我带金色的美瞳可不会那么好看呢...啊——看过来了!”的时候奈落还是微叹了一口气。是不是该庆幸一下杀生丸现在的听力并不如有妖力的时候那么敏锐? 不过...他应该并不会在意别人说什么...


奈落收回看过去的目光,转头看了看杀生丸。现世灯火通明的夜里星光是看不见的,彩灯的光辉透过纸面映照出来,把杀生丸的轮廓照的柔和又美好。脸色和眼角没有了紫色的妖纹,整个人显得清俊又秀雅。束了一道的发尾打散了浅浅的暖色光芒,温顺的垂贴在和服上。她们说的倒也是没错的...这么好看的人并不是时常能看到。

奈落勾起嘴角。此刻的他们走在这里,真的和任何普通人类都是无异的,没有妖怪的争端,不需要对力量的执拗和渴求,只是像人类一样宁静普通的活着,在这样的夜晚里感受万家灯火。


在午夜的时刻到来之前,两人到达了戈薇所说的寺庙。这里聚集了更多的人,远远的能够遥望到庙殿里悬挂的大钟。

“来听钟声的人有很多。”杀生丸说道。

“《佛经》里有“闻钟声,烦恼清”这样的说法,人类认为每敲一下,就会去掉一种烦恼,敲一百零八下,意味着所有的烦恼都会在此清除。”

有点惊讶于奈落能这么准确的解释出来,杀生丸看向他,“人类会有一百零八种烦恼吗?”

“正因为有各种各样的烦恼,才是人类啊。”


钟声在这一刻响了起来,四周在此刻变得很安静,唯有钟声在寺庙香烟缭绕的环境中鸣响。

巫女的声音就跟近在耳边一样在奈落脑海中响起,“《佛经》里有“闻钟声,烦恼清”这样的说法,一百零八次的钟声代表着人类的忧愁与烦恼。”

“有着这么多的忧苦,人类活着不是很艰难吗。”他听到自己声音嘶哑的回答。

“正因为能感受到这些烦恼,才有了人的“心”。”桔梗顿了顿,“妖怪生来具有强大的力量,它们会不断的去追求更强的力量,他们感受不到除此之外的爱、恨、忧愁与快乐。不能体会疾苦也是生而为妖的一种痛苦。”

那些曾经遗忘很久的话,后来一一的都会时常想起。杀生丸把目光落在远处的钟上,奈落看向他。

你觉得痛苦吗? 

在遗忘着桔梗话语的那些时日里,奈落很执意的觉得力量是可以挽救一切的不如愿的,得不到的、痛苦、惧怕的,都是因为自己太过弱小。直到最后,拥有力量也同样得不到...所渴求的那一切。自己是哪一步错了呢,在最后的时刻里那些话又重新回到脑海中。

所以关于自己的道路奈落明白了,与此同时,也能够渐渐看到了别人的道路与心。

你觉得痛苦吗。

奈落想起杀生丸抓着自己不肯放手时的神情,他的眼神透露出对内心深处所涌现的感情的疑惑不解,不懂为什么心里会疼痛,不懂在惧怕着的,不懂即将失去的那种绝望。 杀生丸所渴求的,和最初在山洞里,在遇见小女孩的日高川河边,他没能作出的回答,在那时奈落终于明白。

他想知道的是人类的心。也是作为妖怪不曾明白的,但实际已经具有了的他自己的心。


奈落是能听到钟声的。疾苦与烦恼是人类弱小的活着的证明,跨越它们和因此而更加坚强更加珍惜是人类强大的心的证明。

你也能听到钟声了吗。奈落对着杀生丸的方向低语。




钟声轰鸣了漫长的时间。周围的人群都带着平静的神情,仿佛烦恼真的能因此而清除。杀生丸看着他们,然后看着奈落,他也在听着钟声。

正因为有各种各样的烦恼,才是人类...吗。得知吞下药丸妖力会暂时消失的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呢。那时所想,是如果自己只是普通的人类了,就会...无法抓住了吧...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那个人的衣摆在手中逐渐消失的触感永远也不会忘记。惧怕的事情,觉得痛苦的事情因此而真切的感受到了。没有力量会如此无力,人类在这样的担忧困苦中却能够跨越这些而活着。


在钟声里人们涌向庙宇,远远地也能看到求签的香火。奈落看着那个方向对杀生丸眨眼笑了笑,“我们也去求签吧。”

杀生丸跟着奈落走过去,两人排在人流后面慢慢向前,在走到求签的僧人前时,奈落轻微的愣了愣,然后低头很浅的笑了一刻。

“那...你先来吧。”

杀生丸看着僧人,手里有白色的纸条。僧人抬头看向自己,“求什么签呢?”

杀生丸摇了摇头,还没有说出“不知道”,僧人就自顾自的开口道,“这个你收下。”说着向杀生丸递了过来。

杀生丸拿过,看到那是个形似护身符一般的挂符。“这个是御守,不过你这个有点特殊,里面还没有放入吉签护符。”

说完就把目光转向了奈落,“你要求什么签呢?”

奈落笑了笑,“那就...请给我能放入御守的护符吧。”

僧人微笑着摇了摇头,“你很清楚能放入其中的是什么。”说罢抬起手,将手中的一个纸签递给了奈落。

奈落拿着它对僧人道了谢,而后转头看向杀生丸。

“我们走吧。”

后续的人接替而来向寺庙求签,两人的身影很快就隐入人群不见。僧人抬头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微笑的自言自语道,“跨过遥远的时空来到妖怪式微的时代,并且甘愿舍弃掉妖力只为了彼此的心愿来听一听钟声。对于你们来说,能够守护彼此的吉签又怎用我来给予呢。”



两人逆着人流慢慢的走过时,奈落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纸签,微笑着收紧了手。

“杀生丸。”

前面的人应声回过头。 “把这个放进御守里吧。”

“写了什么?”

奈落只是笑着拿过御守将纸签叠起放入,然后再度交还给杀生丸。

“我不会再一个人离开了。”奈落对着杀生丸的方向低声说。


杀生丸轻轻的愣住,忘了伸手将御守接过来。于是奈落抬手将它束在了杀生丸的和服上。

“回去吧。”他看着杀生丸浅笑。

对面的人朝他点头,瞳孔中的光芒跟背后的万千灯火一样,带着金色的暖意流动凝结。






END


新年快乐~ 


最后的纸符写的什么并不重要,对杀生丸来说,重要的和惧怕过的只有奈落永远的离开他。而奈落是明白着的这一点的,所以那个纸符可能只是写着“守”的一个吉签。是僧人也或者说神明对他们都知道但未言明的心意的一个小小示明。

能给予他们心愿守护的是彼此,不是其他的任何力量。


换衣服什么的并没有拉灯,因为只是换衣服嘛!笑


正文的时间跨度很长,一直以来等文辛苦了。这是送给杀奈两人的新年贺文。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