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AK

专注冷cp一百年

《归时 (一)》 初遇·琴川篇

百里屠苏x无情      

古剑、少四设定交叉  原著向

++++++++++++++++++++++++++++++++++++++++++++

在天墉城受人憎恶,这并不是无缘无故。自己一直真的存有伤人的危险,尽管自小同处一个师门的师兄弟们不喜欢自己,但是伤及他们却是自己最不想发生的事。 

百里屠苏最终决定下山。


最重要的如亲人一样的师尊闭关未出,是因自己而一再的受伤。而天墉城唯一从小一起长大、处处护着自己的师兄,现今并不在这里。  不跟这二人道别,屠苏感到一丝歉意。 但自己下山闯荡,游历四方,也许就逐渐能控制伤人的煞气,那时便可以重回这里得以再见。


阿翔还是一起同行了,对山下人事不通的屠苏不知它跟着自己会不会过得很好。但阿翔的生活能力说不定比自己还要强。因此屠苏从不限制它的行动。


就这样背着包裹和焚祭剑,走入了此前从未接触过的人海茫茫的山下。 走得多远,走去哪里,就一切顺其自然吧。


1.

无情接到了新的案子。几个师弟因为之前朝廷的一件大事纷纷在京城脱不开身,替世叔回来办事的自己是现今唯一仰仗的上的人。 那边暂时可以放下一阵,于是无情应下了。


他在府里研究卷宗,但是被催说事情紧急,又有琴川方家的大小姐失踪了。他只得匆匆扫了一眼,离奇失踪的村民,因为消失的毫无痕迹被说是鬼怪作祟? 这世上何来鬼怪。 

无情摇头,还是先去方家看看情况吧。琴川离名捕府有段距离,他策马赶到之时已是深夜。 因为是涉及失踪,无情并没有到那里便找客栈留宿,他趁着夜色去了方府附近,想看看深夜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凭借卓越的轻功,他硬是在一众仆人的眼皮底下潜到了方府的屋檐侧,俯身看他们在做什么。

    一个年轻少爷指使着仆人拉起很多带着铃铛的红线,说是再来人就抓个正着。 主意挺有趣,无情想。但是敌人若和他身手相当,这红线恐怕没什么用。而且守株待兔恐怕不会有成效。

    少爷和仆人们忙完之后就各自散去了,院落恢复寂静。都不留人看守? 


    无情皱着眉头打算离开。 突然响起了轻微声响。 

    真有人来了!他警觉的看过去,重新把身影淹没在黑暗里。 然后他看到一个暗红服饰,身背长剑的青年身形轻盈的飞过方府围墙,落在花坛边缘。


    那个青年似乎是追寻什么东西而来的,身手貌似不错。  但他并没注意到院落暗处牵起的层层叠叠的红线。如果他触碰到,会直接惊动方府的人吧?那样他什么都不会做就会逃离,白白错失了一个观察他行动的好机会。

    无情想了想,朝院子另一个角落的树木掷去飞镖,树叶因为被轻微拂动而发出声响。 红衣的青年果然感觉到了,他迅速向那个角落走过去。

    无情紧接着用暗器切断了院中最远的一处红线,铃铛落地发出清脆声响。 青年和方府的人同时被惊动,一个迅速掩身于所身处的树木后,一方被铃铛的响声引到了错误的方向。 这也使青年注意到了满院不甚明显的陷阱。


     

    屠苏皱了皱眉头,在树后等待着仆人寻不到人渐渐散去。 待人们消失之后,他走出来,巡视着方府的围墙和屋檐。 


    在山下不知去往何处的屠苏,想起了山上短暂相处过的挚友所提过的家乡。 既然那是自己山下仅有的朋友,不如来看看他是否回到这里。 

    到达琴川之后,朋友并不在。屠苏却因煞气发作,阴错阳差的被老捕快所救,因此留在那里帮助他查案。因为发现了一些痕迹,便在深夜来到方家。

    自己疏忽到连院落的陷阱都没注意到,还没抓到疑犯反而差点自己被抓,真是修行不足。 但是刚刚有处红线断了,才导致自己发现。那个红线不太可能是巧合的自然断裂吧?难道有其他人在? 

    他冷着脸往黑暗的地方看,却并没发现任何东西。 

    之前存在于方府的痕迹已经消失了,看来不用继续留下去了,屠苏想了想,纵身跳向府外。


   

    无情帮这个深夜潜入别人府邸的可疑青年来了个打草惊蛇,那个青年并没发现他。 但却随即飞出了方府。怎么回事? 

    无情暗中跟在青年身后,猜测着青年大概知道了有其他人在想引出来。于是跟踪的十分谨慎。


    夜深人静,青年在街上走的并不急,好像是在寻找痕迹。他们一明一暗走了很远,突然察觉到前面的街上有黑衣人出现。 一群。

    青年迅速的闪身躲起来。 无情也躲在另一个墙后。他们看到那群似乎有点武功的黑衣人,潜进普通百姓的人家,过了一会之后,把似乎已经昏迷了的人往轿上台。还不止几人。

    他们就是失踪案的犯人?无情观察了一下躲在暗处的青年,似乎和自己目的一致。也许他也是查案的人。


    黑衣人还在继续搬人,虽然会打草惊蛇,无情身为名捕的责任还是让他不能坐视。 他决定用暗器解决一半的人,另外的人发现不了袭击者就会惊慌逃回老巢。 既能救人又可以找到他们的首领。

    他把手抬起,准备出手的一刹那却听到“砰”的一声,...貌似是踢到瓶罐的声音。

    但不是他也不是那个青年。


    于是他看到那个见过一面的方府少爷,慌慌张张的不知从哪个角落被揪了出来,还穿着同样可笑的黑衣。但看起来不是同伙... 黑衣人们出手要把少爷捂晕,然后那个一直藏身在暗处没动作的红衣青年迅速冲了出去。

    大打出手。

    ... ... 很好,不必顾忌惊动作案人了。


     

2.

    青年在救人,有几个黑衣人想趁乱逃跑。无情直接衣袖一挥,在跑的几人全部跪地。只是打到穴位麻痹了他们的动作,顺便让他们不能说话。 青年出手也不重,只是把黑衣人打昏了过去,于是转瞬之间全场寂静了下来。 

   “木头脸小师父!你怎么在这!谢谢你救了我啊。”方府少爷揉着肩膀朝着青年叫道。

    原来他们认识。那看来青年确实在查案。


   “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青年冷冰冰的开口。他没等一向吵嚷的兰生回答,转头看向跪在不远处的那几个黑衣人。 然后他把头转向无情藏身的这边。

    无情在他的注视之中,从阴影中离开走了过去。


    屠苏在方府查不到信息之后,就决定离开调查。那个可能在暗中存在的人,不知用意如何。

    他觉得如果那人真存在,估计是在意自己的动向的,于是他一边顾及着身后的动静一边继续调查。 也许是多想了,身后似乎一直没有人在。

    然后他看到了黑衣人作案,本来想再等一下看看他们的目的。但是方兰生闯了出来,...答应过方大小姐好好照顾他,不能连他都受到伤害。屠苏只能冲出去救人。

    混乱中有几个人差点跑掉,但是转瞬就被暗中的人制服。看样子是手法极其精准的暗器,跟那个切断红线的肯定是同一人吧。居然真的存在,还在屡次的帮自己。自己却一直发现不了他。 是谁?

    他看向暗器可能发出的方向,然后看到了那个从暗处出来的身影。


    暗蓝色的飞鱼服,斗篷在微风里轻微的飘动。 一个手持白扇样貌极其俊秀的年轻人,身上有种冷傲又高贵的气质。

    屠苏一言不发的看他走近,然后那个年轻人微微颔首,“在下无情。”

    屠苏还没回话,就听兰生惊叫起来,“无...无情! 你就是四大名捕之首的无情公子吗!”

    他紧接着还想说,但估计再吼一句全巷子的人都会醒来围观了。 屠苏冷着脸说了一句,“安静点!”

    兰生捂了捂嘴,“啊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名捕大人怎么深夜在这里! 你一定是来琴川查失踪案的吧?我姐姐也失踪了请你一定要找到她!”

    无情对他轻微的点了点头,“请方少爷放心。”

   “诶你怎么知道我是——”


    屠苏打断了他,“谢谢你帮了我两次。”

   “木头脸你说什——”


    无情看向他,“不足挂齿,我刚到琴川不久。想在深夜查下动静,就在方府看到了他们布置陷阱,以及后来你的出现。”

    方兰生被无视。


    他看着两个面瘫在对话。 不过无情公子虽然也有点面瘫,但是没有木头脸那么冷的彻底。

    兰生挠挠头开口,“木头脸你至少也说下名字吧? 名捕大人,我是方兰生,他叫百里屠苏。”

    无情对着屠苏很浅的微笑了一下,“屠苏公子。” 

    屠苏挤出类似微笑的表情点了下头。他习惯应对恶意,对于陌生人的善意总是不知道如何回应,也不习惯轻易出柔软的表情。

    无情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脸,手中的扇子很自然的张开。 


    不愧是名动天下的无情公子,随便展开扇子的动作都非常潇洒啊... 兰生默默的感叹了一下。虽然有着不相上下的帅脸,这木头脸整日就背着那把剑坚硬的像个石头,啊...木头。


    静默了一瞬后,无情收了下扇子,走向跪在地上的几人。伸手解开了一个人的哑穴。

    他的冰冷眼神有效的制止了那人想大声叫骂的欲望。

   “你们是什么人?说吧。”


    也许那人对无情身上的制服有点眼熟。黑衣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

    无情没什么表情的后退了一步,手指抚过扇子,“如果比起问话,你更想去天牢受刑的话。”

    无情的声音带着冰冷悦耳的低沉感,倒是使他俊秀非常的脸添了点震慑力。 那个人怯懦了一下,还是开口,“翻云寨...我们是奉寨主之命下山找人试...制药救人的。”

   “失踪的人都是被你们带上山了?”

   “是的... 他们都没事!只是寨主...寨主愿意免费为他们制药,药物都是强身健体的,我们没有害人!”

   “那为什么还要迷晕人再带走?”

      黑衣人无言以对。 


    无情并不知晓翻云寨,在以往犯案的卷宗中没有这样一个名字。 他看向身后的方兰生,兰生开口道,“我知道翻云寨!寨主是李潘安,他平时倒是没做过什么坏事,只是喜欢炼药材什么的。不知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那我们要立刻去翻云寨救人吗?”

    好像你并不需要一起去。无情默默的想。从刚才被黑衣人揪出来就看得出,这个少爷不怎么懂武功。

    然后屠苏开口,“兰生你就不用去了。”

   “为——”

   “去了也是碍事。”他直截了当的说。 无情表情松动了一下,但是没笑。


    兰生被一口回绝气愤难当。还没来得及反驳,无情说道,“这些黑衣人先知会官府吧。我们随后去救人。”

    屠苏点了点头,看向兰生。

   “为什么这个叫我去!我的武功不及你们走的肯定慢。

    这个没错。于是无情看向屠苏。

    ... ... “那我去告诉高捕快。”屠苏最终说,他转身离去。


    兰生佩服的看向无情,“名捕大人果然厉害,居然一个眼神就让木头脸去跑腿了!”

    无情露出浅笑。



3.

    不久后琴川官府的官兵来到,他们得知了无情的身份,十分高兴。把一众黑衣人押回去后便听从无情所说的,暂且不动让无情屠苏二人先去探查情况救人。

    兰生不肯放弃。 

   “说起来,名捕大人和木头脸都不知道翻云寨的位置吧?你们总得需要一个人带路。而且虽然我武功不如你们,但是人可是很聪明的。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是你先被黑衣人发现了。”无情平静指出。


    兰生噎住。 这个心中一直评判为“风度翩翩”的名捕大人说起话来也是噎死人呢...和屠苏真可以并称毒舌双面瘫!

 

    他继续抗争,“那...那真的是意外! 不管怎么说,翻云寨路途崎岖,你们两人一定不好找,我也不会比官府的捕快身手差多少,就让我去吧!我很担心我姐姐的。”

    尽管交往时间不多,无情还是很看得出这个少爷的话痨本领,如果不依他恐怕要被念一晚了。只是带路也没什么。 于是他点了点头,看向屠苏。

    屠苏半晌说,“那就一起吧。”

    兰生对自己说服面瘫的本领自豪到了新高。



    不出所料,一路上方兰生的话就没有停止过。

    因为是探查,无情穿着官服不方便,他便随兰生回方府换了身衣服。 平日的他还是习惯穿白衣。纶巾折扇,当真是翩翩公子书生气。怎么也看不出有那么好的武功。眼神的凛冽之气淡下来之后,整个人倒是多了些文弱感。 

    兰生很自觉的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这个人可是抬手就能杀人于无形的无情公子。

   同样样貌如同画中人的屠苏,因为总是冷着表情而愈发像座雕塑。 而且他跟无情相反一直穿着暗色衣服。他俩在一起真像黑白双煞...兰生脑补一下后自己笑了起来。


    他们这么去往翻云寨当然可以被看做无害的无知路人,但是木头脸那一脸冷峻之气绝对会引起怀疑,兰生努力想让他的脸色缓和过来。

   “我说木头脸你整日挂着那种脸色不累吗?就算你不想笑,也不要总是阴沉着表情嘛。你这种脸色还没进寨门就会被人当做砸场子的啊!”


    他说的不无道理。 一路上屠苏极少说话,无情会和兰生应和一些东西。屠苏封闭谨慎的态度让无情多少想起了自己的小师弟,莫非他也是一样身背特殊力量之人,会伤及他人? 对他们的心态无情多少能够理解。因为不愿伤人,才总会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防范态度。

    于是无情目光放到了屠苏身背的长剑上。 昨晚与黑衣人交手屠苏并没把剑拔出来,所以他没看到那把剑究竟是什么摸样。 从他不用剑却背着它不离身来看,那把剑可能跟他不愿提及的力量有关。


    临近寨门,他们需要考虑一下用什么措辞才能进去。 屠苏一脸冷峻不善言辞,实在不适合和守门的人交流,这个工作交给兰生倒是不错。于是他们决定让屠苏扮作身体不好的那个,搀扶着他走近翻云寨求医。

    路上一直无人,寨中人对于突然出现在门前的三个年轻人自然是充满怀疑。屠苏身上披了斗篷,由无情搀着,一直在低声咳嗽。兰生朝寨门走过来。

    看起来是两个文弱书生带着一个病秧子啊。


   “你们有什么事?”守门的人问道。

    兰生带着殷勤又欣喜的目光开口道,“这里是不是翻云寨?终于找到了... 我的兄弟生了重病,四处求医都治不好,到琴川这边听说翻云寨寨主喜欢研究药材,说不定能治好山下郎中治不好的病呢! 求求你们让我们进去见见寨主吧!”

    守门人听完,又观察了一下低着头的屠苏和他身边的白衣书生。 看起来问题不大。

   “你们三个都是兄弟?”

   “对对没错!大哥能帮忙救人吗?”

    几个翻云寨的人低声交流了几句,似乎笑了起来。

   “长的倒是都不错。”

    兰生一阵恶寒,我们几个男人长得不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又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兰生没有听清。

   “我们还需禀报一下寨主。你们稍等一下吧。”

   “好的!谢谢大哥。” 兰生回到了两人身边。


    过了一下,里面来人说他们可以进去了。寨主先安排了他们休息的地方,稍后有时间了过来。

    倒是挺客气,兰生想。

    一路上护送他们的人都带着有点暧昧的微笑看着他们的脸。 兰生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们三人呆在屋中,不知道寨主打算多久过来。在这期间应该先去调查,首先他们需要知道失踪的人们的位置。确定了他们的安全就可以直接抓人了。

    兰生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目光?”

   “什么。”屠苏开口。

   “啊你一直低着头估计看不到,名捕大人你看到没有?”

   “这里你就叫我哥哥好了。你指什么?”

   “诶为什么是哥哥啊?就算我们扮兄弟,我似乎也比你大吧? 是不是叫你三弟比较好?”


    ...为什么不仅是弟弟还是三弟,即使在神候府我也是大师兄... 尽管年纪最小。 

    无情失去了想争论下去的欲望,没有答话。


    屠苏对于兰生一流的偏题功能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兰生看到他的脸色即刻打断,“对对说正题...你发没发现寨中的人一直在看我们的脸?”

   “有什么问题吗?”无情说道。

   “怎么说呢...” 兰生挠了挠头,没想好怎么表达。 “你们没听到,之前我们进寨之前,那几个守门的人就说什么你们是兄弟吗,长得都不错..之类的。然后笑的很奇怪。之后进来了一路上他们都挂着那种让人讨厌的微笑。”


    无情没有表情。 他似乎没有理解兰生话里想表达的意思。

    兰生看了眼屠苏,他也是毫无理解的样子。 兰生瞬间想咆哮,你们不是智商一流的高手吗这种事情很难懂吗!   

    他忍住想扶额的冲动,算了。也...没什么吧,这两个人武功之高轮不到担心任何涉及人身安全的事,有他们在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还是直接去调查吧。



4.

    论轻功和隐藏行踪的话,无情做的显然最好。于是无情决定先去探查一下,如果寨主来了随便编个理由。他应该尽快会回来。他们决定后无情离开了小屋。

    兰生和屠苏呆在房中等寨主来。半晌也没动静。


    无情在寨中调查了一下,没发现关押人的地方。 但他看到一个和寨中普通人打扮有所不同的男人走过,难道是寨主李潘安? 面貌英俊举止也很优雅,跟兰生描述的相差不多。他暗中看着李潘安走近了一个装饰很好的屋子,开门时隐约看到屋内有一个衣着华美的女子。 

    难道是方小姐? 无情飞到那处屋檐上听屋内的人说话。

   “方小姐,我不过是想向你打听你那位发小。 听说他炼药制药天下一流,帮我个小忙也未尝不可。你就不能透漏下他的信息吗?”

   “我说过了不知道。他离开琴川多年了。 你把我抓来就问这个?那为什么不直接到方府来问,我自会款待你。何必做这些?”

   “自然不止他的事... 你的弟弟是个不错的公子对吧?我对他很感兴趣,但是他一直缠在那个红衣道士身边我没机会下手。你说你被带上来了,他会不会查出来然后前来救你?”

   “你说什么!”方小姐的声音很愤怒。


    无情在屋檐上全部听了清楚。 ... ... 所以李潘安抓方小姐的目的是方兰生?红衣...道士,是指屠苏么。 看来就算他们没主动查到翻云寨,李潘安也会设法告知兰生的。如此说来把兰生一起带上了山不是坏事,留在山下更危险。

    目前看来方小姐没有危险,但是被抓来的人在哪依然不知道。


    无情等待李潘安离开后,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进了方小姐所在的屋子。

    他推门闪进后迅速制止了方小姐可能发出的声音。 “别紧张,我是潜进寨子调查失踪案的人。”


    方如沁点了点头。 无情松开手,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你弟弟也来了,现在身在寨中。”

    如沁表情很惊慌。 无情对她微笑了一下,“不要担心,屠苏也在。他会保护他的。”

    方如沁露出放松了一点的神情。 “只有你们几人吗?”

   “是的,我们扮作来求医的人就潜了进来。我在寻找其他失踪的人,你知道他们被关在哪吗?” 无情环顾了下屋子,自进来之后,他就发觉这屋中有淡淡的香气,似乎是花香,但是跟以往接触过的气味都有点差别。然后他看到窗沿边摆放着兰花。


    无情觉得哪里似乎有问题。 如沁回答,“我不知道... 被抓来后我就一直被关在这里。屋外没人守着是因为我不懂武功,自己逃不出去。其他人——”

    她话音未落,就看到无情身体似乎晃动了一下。 无情把头转向她,似乎想说什么。然后没有发出声音,身体便倒下去。

    如沁惊慌失措的抓住他,“公子...你怎么了!” 她不敢大声叫他,会被寨中的人听见。眼前的白衣书生突然就昏迷过去了。为什么... 


    然后最糟糕的事就发生了。 离开不久的李潘安,不知因为什么又折了回来。他推开门,就看到如沁身边多了个昏迷不醒的书生。

   “怎么回事,他是谁?”李潘安看向如沁。

   “他...他是来到寨中想找你治病的。但是迷路了就跑到这里了。刚说了没几句话就昏过去了。”


    李潘安看向昏迷着的人的脸,不久前确实说有三个样貌不错的男人进寨求医... 他就是其中一个?  长得还真是相当貌美...  简直是生平未曾见过的极品类型。

    他微笑起来。 这个昏迷的书生一定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才昏过去的。 那个兰花...自己用药材特别调理过,它发出的气味只对男人有迷魂作用,当然了...只有自己知道解除之法。 不过花香的时效不长,刚刚折回是想换一盆。 本来放在方小姐这里,是为了那方兰生准备的。 有这么个意外倒是极好。

    李潘安伸手抱起了无情,对如沁说,“我知道了,我会为他治病的。”说着他一手扶着无情的腰,把他带出了屋子。没有顾及无情掉在地上的折扇。


    看着他离开,如沁心情很忧虑。以李潘安之前的话,他对兰生感兴趣。莫非他喜欢男人? 这个白衣书生长相极其俊美,看李潘安的态度... 这下糟了,怎么办呢。 如沁看着地上的折扇,努力想着能否通知到现在身在寨中的屠苏兰生。



  屠苏和兰生在屋子呆了很久,也没有动静。无情也没回来,直到夜色黑下去。他们觉得今天寨主不会来了,兰生留在这里也不会有危险,屠苏决定出去看看。

    无情不像是无事会耽搁这么久的人。屠苏叮嘱兰生别乱行动,兰生应下。 


    他谨慎的避开寨中走动的人,在路过一处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在交谈的人,一个手中拿着扇子。 ...是无情的扇子!  屠苏即刻跃过去躲在不远处,听他们说道,“要把扇子送过去吗?”“有什么必要!那几个人只是来求医的,根本不值得挂念。何况...以他们的样貌...寨主一定会喜欢,说不定都收了呢,哈哈哈哈哈。” “哈哈,那算了吧。我看到那白衣书生已经被寨主带回去了。看这扇子好像还挺值钱的,我们不如留着卖了算了。 ... ...”


    屠苏眉头紧皱的听完他们的对话,看到一人要把那折扇收入怀里。 不知为什么一阵气闷,直接跳出来,伸手将那人打晕。把扇子夺了过来。 

    在另一人转身想逃跑的时候,他伸手卡住那人的脖颈,语气很凶狠,“说!那个白衣书生被带到哪了?”

   “你是那个病秧子!”那人艰难惊愕的开口,“居然敢骗我们混进来,寨主知道了你们就——”

   “少废话!”屠苏不知为什么耐心完全消失,“告诉我人在哪!否则立刻掐死你。”

   “咳... 你问那书生.. 他被寨主带走了,带...一定是带到寨主房中了。”

     再掐下去那人可能真撑不过几秒了,屠苏放轻了一些力道,“怎么带走的? 你们寨主住哪,立刻指给我。”

   “我..不知道,那书生昏过去了。寨主在————”


    那人把位置说明后,屠苏一个使力,让他也昏了过去。这两人短时间醒不了,兰生应该不会被暴露。 要先去救无情。

    昏过去...怎么可能,以无情的武功会被一个翻云寨寨主带走? 虽然觉得不应该这么简单,但无情的扇子此时就在自己手里,如果无情还有意识,这扇子不应该会离身。 

    于是屠苏心急的朝那人所说的位置飞过去。 回想起刚才那两人和白天兰生说的话,房中?... 他攥紧了拳头。


  

 

5.

    李潘安半抱着昏迷不醒的无情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这种兰花的迷魂作用能持续几个时辰,如果自己给解药,倒是可以提前醒过来。


    把无情放到床上。他用目光巡视了一遍,估摸着要不要现在让他醒过来。这书生看起来倒不像会武功的样子,身体又轻又软,文质彬彬的。

    他俯身把头靠近他,真是难得一见的俊美少年... 有这个人在的话,那个方家少爷倒也不是非要不可了。

    思考了一下,就算是书生,反抗起来也会平添麻烦。不如就先让他这么睡着吧。


    李潘安低低的笑起来,虽然也挺期待他睁开眼睛是什么样子的。他手指在无情紧闭的眼睛上轻抚了一下,然后半支着身体,一只手沿着无情的身体滑下去。

    滑到腰侧附近时,手腕突然被握住。

    李潘安吃了一惊,但转瞬之间半边的身体就麻痹的无法动弹了。


    他惊诧的看到无情眼睛缓缓睁开,冷冷的看着他。

   “这...不可能... 你明明吸入了兰花香气...”

   “我是昏迷了一段时间。”无情声音带着冰冷的气息,“在看到兰花的时候我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但是内力在消失。在昏迷之前只能把重要穴道封住了,迷香的效用就只能散发一小部分。” 作为天下间最擅长暗器的无情,对穴位的了解和控制恐怕没人胜得过他。 


    但用内力突然封住自身穴位,会导致一段时间内身体机能无法恢复,无情即使醒过来了,也无法跟有武功的人战斗取胜。 他只能等李潘安存在破绽的时候,以遏制他的穴位来制住他。

    无情手指抓着李潘安手腕,轻微的把身体从床上支起来。现在他们谁都不算上风。 李潘安无法行动,但只要手松开,失势的必然是无情自己。


   “那些被抓来的人,你把他们关在哪里?”无情开口问道。

   “呵... 原来你是混进寨中救人的... 真是小看了你。”

   “快说。”


    李潘安朝着他微笑,“你拿什么威胁我?虽然现在我无法动弹,但你好像也好不到哪去。除非你直接杀了我。”

    你何来的自信笃定我不敢。 无情目光冷了下去,他加大了手指的力度,李潘安直接痛的冒出冷汗。

   “这样直接掐断你手腕的命门也是可以的。”无情低低的说,“你要试试么。”

   “好...” 痛苦十分强烈,李潘安艰难开口,“好,我告诉你。”

    他刚说完这句,突然门被轰然踢开。




    屠苏用最快的速度到了这里,踢开门,看到的是李潘安把无情半压在床上。 无情是醒着的。  

    他一时无法冷静,把焚祭剑从身后抽了出来。 

   “放开他!”


    无情看着他抽出剑,眼中闪过激烈的惊讶情绪。 一瞬手上松了力道,李潘安直接得以活动身体,迅速侧过身从后方把无情收进怀里,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喉咙,“别动手。”他看着屠苏说道。

    屠苏动作停了下来。

   “放下剑。”李潘安低声笑着说,“原来是你... 天墉城的道士。 那把剑第一次见你拔出来呢... 放下它,否则我就掐死这个人。”他收紧手。

    屠苏表情凛冽的微微松手,似乎要听从他把剑放下。


    拿我做要挟,你恐怕做不到。 无情垂下眼眸,突然身体轻颤了一下,有鲜血从嘴里流出来。 李潘安和屠苏都愣住。

    转瞬之后,他们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无情突然抬起手臂捏住李潘安的掐在自己脖颈的手,李潘安当即觉得手腕痛的跟断掉一样。他没能继续握住,手松开后被无情直接折在身后,无情起身把他反压在了床上。


   “你怎么能动了,你的穴位不是刚被自己封住——”

   “也不是不能强行冲开,虽然会受点伤。”无情平静无波的开口,有血继续从嘴角滑下来。

   “告诉我地点吧。”他最后问道。 如果不是屠苏的突然来到,这句话刚才就会答出来了。 


屠苏愣在原地,看着李潘安对无情说出百姓被关在哪里。 看到无情滴下的血把他白色的衣服染红了一片。

他意识到,是自己的冲动才使无情受了伤,原本无情可能已经制住了李潘安在问地点。 

他目光离不开那些血。是...我的错... ...


焚祭感应到了他心情的波动一样,轻微的颤动起来。




6.

    无情待李潘安答完,伸手点了他的穴道。“救完人你就会被带到官府。”他对他说。

    转过身,屠苏还在原地没有动。 无情朝他走过去,“你怎么了?屠苏。”

    无情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他冲开穴道强行恢复身体的行动,受的内伤并不轻,此时支撑着走路略微的有些困难。 他要先把人救出来,这些伤虽然不算轻,但稍加时间休息就会好了。

    屠苏抬起头看他,“...没事。”


    他并没多加留意身后。 因为内力的损伤,无情点李潘安的穴位没能用到最佳的力度。 李潘安不知怎么居然恢复了动作,他恨恨的看着这两人。 “我不会去官府的...别想把这些都带走——”

    他突然从怀里不知掏出了什么丹药,直接吃了下去。 无情觉得他神色不妙,回过头戒备的看着他,只看到李潘安几秒的功夫整个人似乎都发生了变化,脸色变得妖异起来。


    糟糕...他吃了什么? 李潘安朝他们冲过来,速度之快超出预料。

   “小心!”屠苏把无情朝身后扯了过去,无情的身体稍微晃动了一下,他咬住嘴角。


    屠苏拿着焚祭与李潘安交手。从屋里打到了屋外,李潘安不知为什么整个人似乎功力提升了无数倍。 屠苏几乎无法招架,被李潘安直接击中,重重的摔到一处墙边。 无情白色的折扇从他身上掉了出来。

    无情看着扇子晃神了一下,他飞过去扶起屠苏,“怎么样!”

   “没事...” 屠苏站起来,神色有些不稳定。

    无情无暇多想,他拾起扇子,朝李潘安攻击过去。 他们两人继续与李潘安交手,在急速的动作之中,无情似乎看到屠苏手中的剑隐隐散发出红色的光芒,然后他看到屠苏的眼中也开始泛起相同的颜色。


    他隐隐觉得不妙。 “屠苏!”为了确认屠苏的神智,战斗中无情朝他叫了一句。

    屠苏似乎没有听到。他挥剑的姿态越来越凌厉,不止眼中,额前似乎也开始出现红色的印记。


    如果没有受伤,无情可以朝他们穴位射入银针让两人的行动都暂时停下来。 但是现在即使发出银针,力道也不足以达到制止行动的效果。 如果这两个人都失控,那情况还真是糟糕。

    他没来得及想太多,屠苏对着李潘安斩下剑,剑上带着十足的凶煞之气,似乎连空气都随他劈剑的姿势停滞了下来。 

    红色的光芒贯彻而下,李潘安被正面砍中,不是致命的部位但是也是很重的伤。 他终于停止动作,倒了下去。

    无情停了下来,看向屠苏。 


    屠苏面朝李潘安的方向,双手握着焚祭。 看着李潘安倒下之后,屠苏没有松开剑,他保持着双手握剑的姿势,朝无情转过身来。

    他的神色绝不是清醒状态的。



    

7.

    他们这番打斗已经弄出了很大的声响,早有寨中的人跑过来。但无人敢参与进来。 在寨主倒下之后,他们惊恐地看着百里屠苏,终于都四散逃开。


    兰生也因为响声跑了出来,一片混乱中没有人顾及他,他只看到最后屠苏一剑斩到了李潘安,然后化为寂静。 而此时的屠苏却没停下来,正朝无情走过去。


    兰生看到无情也受了伤,好像并不轻,站立都有点艰难。 而屠苏握着剑走过去的神色并不像是友好的。 

   “木头脸你干什么!”兰生看着他离无情越来越近,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

    无情这才发觉他。

   “兰生...离开这里!” 他低声叫道。


    但兰生那句叫声分散了屠苏的注意力。屠苏停下脚步,然后转过头去,朝兰生挥起了剑。

    兰生惊恐的看着他的剑劈下来,无情伸手抛出折扇撞击到了焚祭,剑身一偏,带起的气流从兰生身边擦过去。


    动用内力,无情嘴里的血又慢慢流出来。  他后退了几步,看着兰生能否安全离开。

   “兰生..方小姐被关在西南厢房里,现在寨中人都逃开了,你去把她救出来。”

   “无情你的伤很重! 屠苏这样会伤到你的...怎么办!”

   “我没事...”无情低低笑了一下,“比你留在这里安全得多..”


  

    他俩没空说几句,屠苏在环视了一下之后,又朝兰生挥剑。

    兰生欲哭无泪,木头脸你心里一定平时就对我不满吧! 他还算敏捷,慌忙避开了一下,无情纵身朝屠苏飞过去,把屠苏撞的往后倒了一下。

    无情注意到这时的屠苏尽管无差别的伤人,但是动作比平时慢了很多,不知是不是尚存的神智在犹豫。


   “兰生你先离开! 我会制住他的,放心。” 无情最后朝他喊了一句。

    尽管担心无情的伤,但兰生的武功起不到帮助,他只能离开。

   “一定要小心! 我也是第一次见木头脸这样...  也许...你想办法打晕他一定就好了!” 兰生最后远离的时候还在喊。 无情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屠苏挣开了无情,一剑甩过来,无情险险躲过。 和他拉开一小段距离。

    屠苏的表情很痛苦,剑似乎煽动了他的行动。 如果...让他放开手的话...

  

    扇子因为刚才撞向焚祭那一击已经飞到不知名的角落。

    明明不久前才被屠苏捡回来...  

    无情不知为什么此时还有点分神。 他收回思绪,认真看着屠苏攻过来。 


    拖得越久体力消耗越大,就看一击好了... 无情手中出现暗器,看着屠苏挥剑砍过来,伸手把细针甩了出去。 

    本该准确无误的命中手腕,但是剑上凌厉的剑气竟然硬是把细针震开了。 不行吗... 无情微微皱眉,如果不能用暗器让他松开那把剑——


    屠苏挥剑的姿势没有停止,焚祭眼看就要砍中无情的身体。 无情闪身一躲凌空翻转过身,挨在了屠苏背后。他从后面用极快的速度握住了屠苏拿剑的手腕。

   “停下来,百里屠苏!” 

    无情的内力几乎不足以支撑他握紧他的手,但他依然尽了全力。 

    另一只手环住屠苏的腰,这姿势仿佛从后面把屠苏抱住。 无情只能这样稳住自己的身体,他确实有点支撑不住了。 


   “停下吧...”他捏紧他的手腕,头靠在他身后肩侧低声的说。 “别伤害你想保护的东西,你一定控制得住... 你一直不想伤害对吧...相信你自己。”

    因为他手上的力道,屠苏手中的剑终于无法继续握下去,焚祭从手中松开,重重砸到地上。 屠苏的身体也似乎停止下来。

    无情终于得以松下力道。


    他无法再继续支撑力气,随着焚祭落地,缓缓松开了握着屠苏的手,身体滑了下去。

    屠苏清醒过来。

    他感受到身后无情消失了的力道,惊慌的转过身接住了他。 无情倒在他怀里,血染了满身。




    屠苏觉得自己的身体比此时怀中的无情还要冷。 他抱着他,看到无情的眼睛看向他。

    无情疲乏的看向他的双眼,屠苏的表情无助的仿若整个世界都塌陷了下去。 那么...自责..而又惧怕失去的表情。 

    他忍不住想向他伸出手,但还是没有。


   “别担心...我没事。只是暂时的内功流失..” 他堪堪的开口。 

    无情的伤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他懂得怎么保护自己。自己也并没有因屠苏失去理智而受到太大伤害,他不知能不能传达给他这些。

    屠苏因为无情的声音,恢复了眼神里的一点光芒,刚要开口。


   “你先去救人。”无情对他说,“刚刚已经听到地点了。你先把人带出来,送他们下山。就算寨里现在...”无情因为咳血停顿了一下。

   “你别说话。”屠苏截断他,“我把你先带到兰生那里。”

    他看到无情还想开口,轻声而又不容置疑的说,“我会去救人。只要先把你送过去。”

    无情微微点头。


    屠苏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小心的抱起无情。 无情经脉和内力的损伤有些严重,本不该激烈的行动,却因为阻止自己而强行催动内功... 

    屠苏心中极度的自责,为了不伤人从天墉城离开,想历练自己控制煞气,结果还是——  还是伤害到了最不想伤害的人。


    无情看到他的神情,低声开口:“屠苏,”

    屠苏眼神闪动了一下,不去看他的脸。

   “百里屠苏。” 无情清晰的又叫了一遍。 屠苏看向他。

   “你背负着难以控制的力量,这不是值得自责的理由。”


    尽管此时出声艰难,但这些话必须让他知道。  这个青年孤身一人,因为身负伤人的力量痛苦不堪。如果不解开心结,最终会万劫不复。 

   “那力量之所以吞噬了你,正是因为你对自己心存怀疑。 但你要记得..你想保护的东西,不会被这些轻易打败。” 


    无情知道他在因自己的受伤而自责,因而继续开口, “相信你的选择,就算有时是错误的,但那都不是无法挽回的过失。”

    然后低低笑起,“你闯进房中其实是帮了我,那时的我恐怕不可能长时间制住李潘安。”

    屠苏抱在无情身上的手微微收紧,站起身来。


    无情对于这样悬空的抱法有那么一点不适应。   

    屠苏并没说话,但他看向无情的眼神多了一点坚定,...和之前不曾拥有的清明。


    你的迷茫终于淡去一点了吗... 无情的思绪逐渐散落开来。 

   “...不用什么都自己背负。”他最后对屠苏说出了这句话,双眼缓缓合上。        


————————

(让无情当了人生导师开导屠苏,是因为原著中的无情,尽管和屠苏一样年少,但是经历的苦痛事情多得多。【...因为韩云溪失忆了。】 

对无情来说,世间的无奈、仇恨和冷暖,若不是看得透彻,他早就会被仇恨和痛苦煎熬死去了。 所以无情的心智比屠苏更成熟。屠苏也是下历练经历了很多东西后才逐渐成长起来的。)

————————


8.

    屠苏小心的抱着无情想回到三人之前所处的屋中,半路看到了因为担心他们而再度走出来的兰生,身边跟着如沁。 


    兰生看着屠苏抱着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无情而露出惊慌的神色。他用了一秒的时间犹豫,还是迅速走过来,“屠苏...他怎么样了!”

   “内伤很重,别随便搬动他。 到屋中看护他一下,我救了人立刻回来。”

    兰生答应。

   “还是小心寨中的人。”屠苏最后叮嘱,然后迅速离去。

    木头脸似乎变的更沉稳一些了... 兰生想。

    


    村民们都平安无事,那些他们吃下的丹药还没有带来太大的伤害。  寨中的人畏惧屠苏,已经不再看守纷纷逃下山。他顺利带出村民,然后把未醒的无情也背下了山。

    因为不能让无情身体动作过大,屠苏背得很艰难。


    下了山后谢绝了村民的感谢、好意和官府的人员,三人把无情带去了方府。 大夫看过后说无情的损伤只要调息就能恢复,短时间内好好休息。 总算让屠苏冷峻到底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屠苏执意呆在无情的房中不肯去休息,兰生和姐姐唠叨完后也陪着他们,直到夜里睡的跌过去两次后被屠苏叫醒送回了房。


    第二日的日光微微升起的时候,无情醒过来。 

    他身体的力气仍是没有恢复,浑身瘫软用不起劲。  稍微转头,看到屠苏支着手臂在床边的椅子上陷入浅眠,神色带着疲惫但是表情多少舒缓了一些。 

    微微发出低叹,无情从床上慢慢坐起来,伸手扶住额头。

    ... ...

    好像...哪里...  


    屠苏因为这轻微的响动醒过来,睁开眼就对上无情的目光。

   “你醒了!”他的声音带着欣喜。

    无情没有说话。几秒后他目光垂下了一点,看着自己的衣服。

    被...换过了。  从里到外。   


    无情身上一直带着无数暗器,他对自己衣服的感觉再熟悉不过,而现在...全部都...换了一遍。之前满身血迹的衣服不知在哪。

    然后他再度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屠苏。


    屠苏因为他从衣服上抬起的目光,露出了些微窘迫的神色。

   “你身上的衣服是我换的... 因为都是血,这么躺着不好..”

    无情依然没说话。

   “原本的衣服有很多暗器,我都取出来了放在柜中。”

    全部? 无情想,你确定都找得出么。


    他看着屠苏泛起红色的脸。 “不要告诉我还洗了澡。”

   “只是擦了一下..!” 屠苏的声音愈加窘迫。 他没想到无情醒来后最先提的问题会是这个。

    无情看着他无措的神情和简直红透的脸有些无力,好像被占便宜的是你一样...

    轻声叹了口气。 无情摇摇头,“谢谢。 不过因为身上放着暗器,我不怎么让人随便接触。”

    神候府身边的每个人都知道无情的习惯。 但是百里屠苏当然不知道。 责备也并无必要,无情决定带过这一话题。


   “被抓的村民们都无事么?”无情问道。

    话题转移,屠苏终于松了口气。 “全都没事,那些丹药暂时没有伤到他们的身体。官府也已经抓捕了李潘安审问后续的东西了。”

    无情点了点头。“既然事情解决了,我很快就回神候府。”

    屠苏突然声音提高了一点点,“你现在还不能活动!”

    无情皱眉。 


   “大夫说你的伤要再休息一阵才能好,现在行动恐怕恢复的会更慢。”

    屠苏解释。 不知是否出于私心,他希望着无情能暂时留下来。 不会...那么快就离开。

    无情看着他沉默了半晌,然后犹豫了下开口,“我恐怕没有时间留在这边。京城中还有事等着我。”


【END】



屠苏和无情两人的相遇,琴川篇告一段落。

归时是以屠苏成长历练的过程为主线而写出的故事,会由很多个部分组成。 

写这个故事契机是因为喋咩两人的联系,然后就有了脑洞想表达一下屠苏和无情两个清冷少年故事的交叉。 (并且两人还是同一cv...)

他们有相似之处,也可以彼此陪伴并且相依。


遵照古剑少四双方原著的设定和性格,但是希望能给命途多舛的他们一种救赎。

这两个美好少年经历的痛苦都比他们本应得到的幸福要多,如果能遇到彼此,也许就能经历一种不一样的人生。


外面现在涉及两人的声音太混乱.. 就把想写的一点东西放在这里。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喜欢着你们,也就相信着你们。  


故事继续默默写下去,也许很快就能看到一切云开月明~  请你们自由的往前走吧ww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