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AK

专注冷cp一百年

《归时 (二)》 江都篇

接上篇:《归时 (一)》 初遇·琴川篇


百里屠苏x无情      

古剑、少四设定交叉  原著向


++++++++++++++++++++++++++++++++++++++++++++++++++

 (此篇为剧情上的过渡篇章)


屠苏因无情的话沉默下来。 脱口而出的阻止是什么缘由甚至自己也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一直都没有朋友。 而无情与自己不过刚刚相识,却像冥冥中改变了什么。


低着头沉默不语,思绪突然就蔓延到自己下山的缘由。 来琴川是想找少恭的,但他不在这里,甚至方小姐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何时才能归来。而现在琴川人心惶惶的采花贼案件已经结束,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离开了?

离开,想到这个念头的屠苏突然对自己感到一丝吃惊。 离开这里的话,要去哪里呢?


无情看着屠苏低头沉默不语,心中有略微的动摇。

说起来,一直以来经历的案件和遇到的人都是纷杂不一,道是无情却有情,不知被追命他们调侃过多少次。 但却又没有人能真正走进自己的心里。

看似温暖但实则的距离感,也不知被说过多少次了。


但是对百里屠苏... 

无情似乎是想自嘲一下是不是身为名捕过剩的职责感,好像并不能就这么放下。

阻止屠苏后,屠苏看向受伤的自己时,那个绝望的神情在心中挥之不去。 孤身一人,承担着那种本不该属于他的痛苦。

而自己说的话,对他有所解脱。 也许是一个契机。


无情对屠苏所知甚少,李潘安说过他来自天墉城。 天墉城在江湖中人眼中是一个斩妖除恶的修道门派,那屠苏身上的凶剑是由何而来呢? 那股力量好像与他难以分离。自己...能做到什么呢?



1.

第二日信鸽的消息回来的很快,出乎意料的,离京前府里在调查的重要官员命案还未出结果,师兄弟几人却被任命改为调查秀女出逃案,现已经纷纷离开京城分散到几处。

无情捏着传讯的薄纸皱眉。 皇上的命令很明确,世叔也没有拒绝的利,所以即使自己现在回京,也不能违背命令继续调查之前的案件。

并且世叔的意思是秀女出逃案冷血三人调差已经足够,让自己空出精力继续处理其他一些突发事件。

所以真的不需要立即回京了...


阳光晴好,无情身着白衣站在方府的院落里,捏着信纸思索自己下一步做什么。 

有飞鸟振翅的并不算轻微的动静传进耳中。

无情抬起头,看到一只体型肥硕的海东青映入眼帘。 这是......


“阿翔!你在这里。” 屠苏走过来,看到无情后停住脚步。

名为阿翔的鸟欢快的落到屠苏肩头。 那下落的分量看的无情分神了一秒。不过屠苏纹丝未动。


“身体恢复的好些了?”屠苏看向无情。 

“好得差不多了。”无情微笑,决定跟屠苏说一下。“我刚收到了京城的传信,不会立即回京了。”

屠苏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你接下来打算去哪?”

“神候府那边我还不能回去。 接下来...也许就是接收卷宗继续查别的案件。”


两人的对话还没有进行几句,兰生突然冒出来。

“无情屠苏!我听到你们的对话了! 无情公子你要去查案了吗,能不能把我也带上!”

......


无情在方府一共呆了两日,不过已经大体知道了这里的情况。 —— 一个每天督促忧心弟弟的大小姐和从不安分的少爷。 很容易看出方兰生一直想以各种理由离开这里外出游历...游玩。

但是兰生显然是不能同行的。 他不懂武功,并且主要是还需承担家业。



神候府虽然四大名捕都被委任离京了,但府内依然有姬瑶花等人在处理事务。 无情在方府收到传过来的信息,觉得没有十分紧迫的需要出动的案件。

如果不是世叔知会,现在自己也是在查秀女出逃案吧... 既然现有闲暇时间,不如处理一点自己私人想做的事。

身为名捕,鲜有私人想法这种事情。 但是现今...


冷血的事情无情一直是极少数了解的人。 因此对于身负很难控制的力量问题,总归是可能有解决之法的。 之于冷血是读心术,那之于屠苏...也会有什么办法的吧。

屠苏,无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思绪迅速的就转到了屠苏身上。



在方府吃完晚饭过后,无情示意屠苏有事要说,于是两人来到无情休息的厢房里。 


无情决定开门见山,“百里少侠。”

屠苏犹豫了一下轻声接话,“你可以直接叫我屠苏。”  虽然只相处过很短的时间,但无情更像一个很难言明的知己,却又有着距离感。 屠苏也不知道自己的话妥不妥当。

无情想了两秒,“屠苏...” 自己只在那次战斗的时候叫过他的名字。

然后表情不变的继续说,“屠苏,关于你身上的力量我有些事想问,如果不方便你可以不回答。”

屠苏神色闪动了一下。 对于无情...其实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很多事情,连自己都不清楚。


屠苏沉默不语,无情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的疑虑并不是针对自己的问题。 那么...是他自己也不甚清楚么。

于是无情问道,“现在我没有急需处理的案件,所以可以自己做一些事。 我只是想问你,你身上难以控制的力量,可有寻求解决之法?”


屠苏带着惊讶抬头看向无情,他没有想到无情想问的是关于..这个。 翻云寨里无情阻止了自己的煞气,屠苏以为他只是对这个力量存有疑虑。

而无情所说的..是要帮自己寻求煞气的解决之法么? 除却师尊师兄和少恭,再没有人对自己存有如此不带疑虑的关切。


屠苏低了低眼神,“我的煞气恐怕没有办法借外力阻止。师尊修行极高,但是为了帮我克制煞气也受过重伤。我不想再牵累关切自己的人,所以想靠自己的力量压制住它。”

无情沉吟了一下,“这世上无解的事情其实甚少。虽然你现在还不了解,但未必无别的办法。你知道自己的煞气是因何而起么?”

“我...并不完全清楚。”屠苏微微摇头,决定把所知的都告诉无情。 

“我身上的这把剑名为焚寂,是上古凶剑,原本是由我的族人世世代代守护封印的。煞气就是这把剑的凶煞之气。 而今我的故乡和全部族人都是因这把剑和夺剑人而...遭致灭亡,自那之后这剑的力量就被封进我的体内,是师尊救了我并把我带上天墉城。”


无情沉默的听他说完,两人之间有几秒寂静无声。


而后无情开口,“那你可知夺剑人是谁,为什么要夺去焚寂?”

“我...失去了关于那时的记忆,而且我遗忘的,似乎并不止这些..” 提起这段尘封在心里十几年的往事,似乎有什么又要涌出来,屠苏有点痛苦的扶住额头。

无情有些担心的扶住了他的肩膀,“身体感觉不好吗?”

“我没事...”隔了几秒后屠苏缓缓摇头,“只是想想起什么。”


守护凶剑而被灭亡的一族,最后的族人,体内封印着煞气的青年。

这整个事件,远比更多的案件要扑朔迷离。 而自己...也许能帮到他。





2.

无情与神候府的消息机构以书信沟通,以此先寻找跟焚寂凶剑有关的息,收获并不多。 但有一条讯息引起了无情的注意,上面说江都城中有座花满楼,老板人称锦娘,十分擅长命行占卜之术,并且对命定凶煞之气的人能有所指点。


以往的无情不会很相信占卜这种说法,但屠苏身上的封印本就不能用常理推测,这是目前看来少有的可进行线索,可以试试。

江都距琴川并不遥远,即使无功而返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无情决定后就找到屠苏,问屠苏是否愿意去找锦娘询问过往的线索。 

屠苏短暂的犹豫了一下,“如果占卜之术真的灵验,也许能帮我看到乌蒙灵谷毁灭的更多缘由。我愿意一试”

无情点头,“那我们明天就动身。”


屠苏看着他没有答话,本来准备转身回房的无情只得又站定。 

“有什么疑问吗?”


“你要与我一同去吗?” 屠苏静静的问。

“是的。”无情答道,“我现在有时间去探查。”

“可是关于焚寂..." 屠苏微微摇头,“未必是一朝一夕就能找到结果的。” 

“那就继续找下去。” 


无情神色平静的撂下了这句话,继而转身走回房中。




第二日一早。两人去找方小姐道别,如沁听到屠苏是与无情一起同行就放下了心,之前孤身一人的屠苏让她很是挂心。 

而屠苏无情还在略微头疼和兰生道别时可能来临的纷乱场面,却被方小姐告知兰生已经被她关在房中禁止外出。

两人同时放松了一口气。 虽然未免有点不够义气,但是兰生的任性出行会给方家带来不少困扰,他们还是站在方小姐这一边。 于是没有与兰生最后告别就离开了琴川。


屠苏离开前回望了一眼。

自己本就是下山独行,四海为家,这一离开也许便不会再回来。但也许有朝一日能再见到少恭。




两人策马赶往江都,期间经过树林坐下休息。

屠苏从溪边盛水递给无情,看无情微仰头喝下去。 然后转过头跟自己说话。


这样的情景...从不曾想象过。  不管是身边有人同行,还是自由的身在在广袤的天墉城之外。

自己与无情,也不过是认识了五日。 方府初遇,翻云寨查案,动身离开琴川。

在案件中没有帮到什么忙,反而牵连无情受伤。 身为名捕的无情要忙于很多事情,现今却为了寻找治愈自身煞气的办法一同奔走。 


是...为什么。 


屠苏接触过的外界之人太少,天墉城的人更像亲人。 除却他们,只与少恭相熟。因为少恭屠苏明白了这世间尚有朋友一词,或是说知己更合适。

然后还有不知为何在牵挂着自己的那个少女,风晴雪... 

最后是琴川遇到的方家少爷,兰生。  


可无情和他们似乎有所不同,是屠苏理不清但无比欣喜的那种存在。

他说...不用什么都自己背负。


屠苏看着无情在分神,目光凝聚在他的侧脸上却又不知在看什么。 无情注意到他的目光,转过头和他对视。

屠苏依然没回神。


无情看了他半晌,脸上泛出清浅笑意,“屠苏,在看什么?”

听到无情叫自己的名字,总觉得很开心。 

屠苏一秒拉回思绪,反而轻松起来。


“没什么。”他浅笑着对无情说。 一贯清俊冷漠的面容添了些笑意柔和,反而是一种极其不同的感觉。

屠苏带笑的样子,仿佛坚如磐石的冰川开始消融,微微绽开光芒。

轮到无情愣神一秒,继而收回视线,“那我们继续动身吧。”






3.

下午两人到达江都。 

琴川安静而美丽,江都则是繁华又热闹。城镇内走动的人很明显的多起来。

无情对任何地方都早已适应,神色一直很平静。屠苏走在他的身边,觉得未曾见过的世间的许多风景仿若都有了实感。 不像之前不管外界是苍凉是繁乱,总有一种永远无法触及自身的距离感。


锦娘身在花满楼,听名字大致就可以知道是怎样的地方。无情闲暇时也总会和兄弟几人去明月楼喝酒,虽然平日里只有追命会找女人相陪。不过花街这种地方大家都不陌生。

走入楼内之前无情看了眼屠苏,寻思着他是否能适应这样的地方。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进来是找老板娘的,不会有什么波折,就直接和屠苏走了进去。


刚进入楼内两人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各色莺莺燕燕的美丽女子亲热的围上来,把无情和屠苏直接挤在一起,状况愈演愈烈。 无情觉得江都的女子真的比京城的还要热情。 不过也许是因为京城内四大名捕人尽皆知...  从不会出现太出格的状况,即使仰慕的人很多,也都对他们保持着崇敬的距离。 但这里不同。


两个略带冰冷气息气质出尘的英俊少年来到楼内,而且看装扮一个是英姿不凡的剑客一个是俊美书生,即使阅人无数也让大家感到惊叹。 


“公子的扇子真是精致,和您的气质很像配呢。” 在纷乱的招呼声中一个姑娘柔声说道。 

无情浅笑着点头致谢,转头间看到有几人好奇的看向屠苏身后的焚寂,然后有一个人伸出手想摸,一直冷着脸对人群没什么表情的屠苏本能反应想挥手将她们隔开,无情急忙以不太明显的方式按住他的手。

低声道,“别出手。” 

屠苏停下,而后闪了下身避免了别人摸到剑。他周身散发出的略带凌厉的凛冽气场使得很多人开始往后退。

无情声音提高一点,“各位姑娘见谅,我们是来找人的。”



花满楼锦娘的占卜之术享有盛名,但并不是人人她都会予以卜算。 

终于等待到锦娘到来,这是个绝代风华艳而不妖的美丽女子。 无情起身,正在斟酌措辞,却看到锦娘在看到屠苏的那一刻愣了一下。


屠苏随无情一起站起身,没有说话。 无情看到锦娘的反应,还是神色如常的礼貌说道,“有幸得见,在下无情。”

锦娘转瞬就恢复了淡定的神色,仿若刚才见到屠苏时的惊诧不存在。她微笑点头,然后转向屠苏说道,“那这位公子是?”

无情看向屠苏,屠苏开口,“在下百里屠苏。”


锦娘沉默了几秒,继而看向无情,“两位公子专程来花满楼找我,是想求得卜卦?”

无情点头,“关于屠苏...有一些问题想请锦娘指点。 我们可以答应任何价钱或力所能及的条件。”

锦娘浅笑着摇头,“卜算只为有缘人。 对这位百里公子的话,我可以不要任何报酬,只希望在卜算过程中,公子能如实回答问题。”

屠苏点头,“我会尽量的,多谢。”


锦娘如此爽快的就答应卜算,多少出乎无情的预料。 只需要回答问题吗... 

从最初始无情就察觉到锦娘似乎对屠苏有所在意,但现在还不知道是何缘故。


于是无情问道,“卜算过程中我可需回避?”

锦娘看了看屠苏,突然浅笑出声,转头对无情道:“无情公子不需回避。 若不是你,百里公子便不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切自有缘分。”

屠苏微愣一下,看着无情没说话。 锦娘低头将东西整理好,请屠苏坐下来。


屠苏无情都不懂得卜算之术,但依然感受得到面前的锦娘绝非普通之人。 她为屠苏卜算命运因果,神色一片肃穆,但片刻后却惊诧的睁开眼。


“乌蒙灵谷...韩云溪。” 锦娘看着他低声开口。

屠苏瞳孔微微扩大,韩云溪?... 是我...吗。 他想起了在天墉城寻找韩云溪的风晴雪。 到底韩云溪是谁...


“屠绝鬼气,苏醒人魂,从此刻起你便名为百里屠苏。”

师尊的话又浮现出来,百里屠苏是师尊赋予自己的名字,那么得到这个名字之前的自己,是叫韩云溪吗?这两个名字之于自己的意义是什么呢。


屠苏看着锦娘,锦娘在眼中看得出他的迷茫,于是开口对他说,“百里公子,我只看得到你命中一部分的因缘和过往,但另一部分却是我无法参透的。但我定会知无不言。”

屠苏点头,“谢谢你,那...看到了什么?”

锦娘看着他的双眼,“我能看到关于韩云溪的往事... 但你却不只是他。”


无情看着屠苏想,莫非另一部分指焚寂剑灵?



锦娘突然问道,“公子...可识得东方先生?”

这句话语气平静,但无情分明感觉到了这是锦娘从见到屠苏第一眼就最在意的疑问。 

屠苏摇头,“未曾见过复姓东方之人。” 他回答的干脆而平静,没有任何说谎的痕迹。


锦娘眼神中的光芒黯淡了一点,自言自语般摇头,“是的...你自然不可能是他。 但为什么...”


这句话引起了无情和屠苏的注意,是他? 

“能否请问,东方先生是谁?”屠苏问道。

“他是我的恩人。”锦娘表情恢复浅笑,看着屠苏说道。 “很久前的事了,我自知已经不可能再见到他。但在你身上,却感受到了与他相近的气息。 自他离去,再不曾在任何一人身上感受到。”


屠苏皱眉,无法理清这之间的联系。


锦娘目光在屠苏无情身上扫过,缓缓开口,“卜算已经结束了。现在我把能帮助你们的说出来。”

然后她看着屠苏,“我看到了你身处乌蒙灵谷的过往,你本名为韩云溪,是大巫祝之子,也本该是下一任守护凶剑焚寂的人。”


屠苏略带着急的开口,“那你可有看到灭我族人的凶手是谁? 原因为何?”

锦娘摇头,“从你身上进行卜算,我只能看到你周身经历之事,以及你自己的命数。 但你身上并不仅止一种存在... 还有另一部分,我感受得到却完全无法看透。 这是...从未有过的。”


锦娘看了一眼无情,目光又慢慢转回屠苏,“而你的命数,正是六亲缘薄,凶煞非常。 即使非出于本意,你却会无法控制的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 你越是在意,可能就越会无法控制。”


屠苏微微攥紧了手。 

六亲缘薄,凶煞非常... 自己一直都知道。 越是在意,就越可能伤害到身边的人。 自己一度想过,虽然想独自一人游历,但遇到无情之后感受到了救赎,反而不想孑然一身...但如果会伤害到他,那还——


无情声音平静的说道,“命数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么? ”

锦娘浅笑,“我看到的只是一种可能性,若世事注定,不就没什么自身行动的理由了么?”

她接着对屠苏说,“韩云溪的命数在你自己手里,但我要提醒你的是你身上另一种力量,与这焚寂剑有关。焚寂导致了你命中的变数,因此你需要去寻找一个因由。”

锦娘停顿了一下,加重语气说道,“并非出于私心。 我可以确定焚寂的力量与东方先生有关,你若能找到他的相关线索,想必会找到一切的起因。”


“正是你身上我无法看透的力量,让我感受到了东方先生相似的东西。这点绝不会错。”

“那...我们要怎样去寻找?”

“你可去找青玉坛。但我知道的仅止于此。”

“青玉坛?” 屠苏和无情同时问道,然后他们对视了一下。

“东方先生与这青玉坛大有渊源。 你们去那里一定不会无功而返,我只能帮助到你这些,剩下的路就要你自己选择了。”






4.

屠苏对山下的全部听闻,几乎全部来源于下山除妖游历的大师兄。 对于青玉坛自然是毫不了解。 不过无情有所听闻,青玉坛是江湖上外人了解甚少的炼丹制药的门派,非正非邪,但至少没做过什么伤及无辜之事。

这样一个门派,与焚寂凶剑会有什么关系? 那位东方先生究竟是何人... 


但不管怎样,这个线索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一切都要等去了青玉坛才能有结果。


锦娘对屠苏带着亲切和微妙的尊敬感,无情知道是因为屠苏和那位东方先生的因缘。 只是实在无法理清他们究竟有何联系。 

比起所有经历过的复杂案件,屠苏身上的谜团更甚。但这次来江都能有线索已经是很大的收获。



比起江都之于琴川的距离,青玉坛所在的地方远很多。 连夜赶路并不方便,并且对于山下游历经历甚少的屠苏,江都是一个很难得的地方,烟火繁华。 于是两人在锦娘的挽留下在花满楼留宿一晚。


白天锦娘的话在屠苏脑海挥之不去。


屠苏在夜色里一个人走出花满楼,看到江都街头依然有很多人走动,灯火通明,便抬脚走向了人迹渐少的地方。

而今夜正是朔月。 

一股浅浅的阴暗气息在屠苏心头弥漫开来。 在天墉城上的多年,焚寂一直都有掌教和师尊的封印,朔月并不会对煞气有太大的影响。 下山后抑制煞气要完全靠屠苏自己的力量, 屠苏也正是想靠自己来克制它。


又到朔月了。本来屠苏的意志已经能对焚寂的反噬有所控制,但今天锦娘的一席话却再度动摇了自己。

“六亲缘薄,凶煞非常”... 是的,一直都知道。 但现在,要说比起曾经的自己区别在哪里,就是身边有了一个在意的人。

有了什么之后,就更怕失去和可能带来的伤害。



抬头望见月亮渐渐暗下去,但依然完整的散发着浅黄的光晕,屠苏意识稍稍开始混乱。走过江都的一座桥,抬眼却看见河岸对面站着一个人。 

白色衣角和发带在夜风里轻轻的飘起来,这里能看见他的侧影。 是无情... 为什么无情在这里。


屠苏不自觉的退后一步,胸口突然有力量不受控制的侵袭上来。

无情不转身并未看到桥上有人,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 


屠苏想离开。




力量越发紊乱。脚步略微踉跄的后退,屠苏看着无情安静的侧颜从视线中一点点消失,终于在确定无情看不到的角落,沿着桥边石栏身体缓缓滑下去。

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失去控制,因为离无情...还不够远。 此时焚寂煞气发作会波及到他。


力量叫嚣着在体内篡夺,屠苏盘膝坐下来,跟在天墉城修炼的方法一样试图缓解煞气。但此时思绪却难以集中。

锦娘的话和此前无情受伤的场景交相的在脑海中涌出来,最终占满脑海的是乌蒙灵谷遍地残骸尸首,和无情被鲜血浸透的白色衣襟。


屠苏腾的一下睁开眼,眼眸开始浸染开微红的颜色。




当再度站起身的时候,百里屠苏像变了一个人。焚寂的力量占了主导,让他只有破坏和仇恨的思绪。 乌蒙灵谷毁灭的记忆在屠苏记忆中并不清晰,那股恨意是依稀的,但焚寂把它千百倍的扩散开来。


杀光族人,抢夺凶剑,害他孤身一人并忍受凶煞之气煎熬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站在桥上,视野中所见的人影,依然是一身白衣。


位于江都非中心的城镇边缘,并且已是深夜,这附近就只有无情一人。

屠苏慢步的往那个方向走去,手臂缓缓抬起,伸向背后的焚祭剑。


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在心中又醒过来了。




屠苏慌然停住动作,神志恢复了一点清明。 琴川已经因煞气失控而伤害过一次无情,这次决不能再重蹈覆辙。


尽管想尽力脱离焚寂的影响,但屠苏此时混乱的思绪却不足以摆脱束缚。

... ...

“你本名为韩云溪,是大巫祝之子。”

“百里屠苏你这个怪物!连从小一起的师兄弟都能下手,天墉城为什么会收留你这样的人!”

“即使非出于本意,你却会无法控制的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


“大哥哥,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韩云溪,你还记得我吗?”


... ...


“此曲名唤瑶山。”


无数种声音在脑海中回荡起来,纷杂混乱。


“而你的命数,正是六亲缘薄,凶煞非常。”

屠苏痛苦的抵住头。

“你越是在意,可能就越会无法控制。”

...


“命数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么? ”

无情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里。

“...不用什么都自己背负。”


缓缓放下手,屠苏微愣的想起无情所说的话。


“可是关于焚寂...未必是一朝一夕就能找到结果的。” 

“那就继续找下去。” 


他说...命数并不是一成不变。 他也说过,不用什么都自己背负。他说一起同行为自己治疗煞气,如果找不到,那就继续去找。

当这些话再度在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时候,屠苏心中突然涌起从未感受过的力量感。 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 六亲缘薄是焚寂的诅咒,并不是韩云溪的命运。


焚寂,我不会输给你。





5.

屠苏盘膝坐下,力量随着神智和心意渐渐回到自己的掌控。额间的红色印记也缓缓淡了下去。


想起的情景已不全是沉重且黑暗的。


在阳光明媚草长莺飞的溪水旁,无情浅笑着问自己在看什么。 那个瞬间,可能是十几年来都不曾拥有过的纯粹清明。

天墉城上,少恭弹奏的琴曲渐渐从思绪中也浮现出来。 那曲调很熟悉,总觉得似曾相识,仿佛包含了什么久远的约定。

但又似乎跟自己无关。 自己...并没欠下过什么约定不是么。


曲调还在继续,但似乎完全不一样了。 更近也更真实了。

屠苏睁开眼睛。

悠扬又飘渺的笛音从不远处飘过来。 ... 是无情!


屠苏愣了一秒,然后站起身。


无情站在河岸边,侧影能看到他在吹奏一支玉笛,笛身是跟他的衣衫一样的白色。

笛音随着夜里的风轻轻浅浅的萦绕开来。 屠苏在原地默默注视着无情吹奏,他的笛音并不含多少思绪,空灵微冷但不彻骨,反而带有坚韧的悠扬感。


静立良久之后,屠苏脚步很轻的走下桥,往无情的方向走去。 桥边与河岸相接之处,长着枝叶茂盛的低矮树木。屠苏犹豫了一下,从树枝上摘下一片叶子,合着无情的曲调吹奏起来。


无情身形停顿了一下,并未停止吹奏,但微微侧过身来。 

屠苏低垂着眼眸朝他走近,两人吹奏的曲调安静的合起来,交映使得无情清冷的笛音添了轻柔温和感。 意外的很合拍。

无情对着屠苏浅笑。 一曲结束后,看着屠苏平静问道,“屠苏?你怎么在这里。” 

语气倒并不像是探询,似乎只是无意闲聊。


屠苏因此态度稍稍放松,“我只是睡不着出来散步,刚巧看到你在这里。” 

不计驻足时间的话,倒也是实情。


无情并未深究,目光安静扫过屠苏手中树叶,“即兴吹奏,倒是意外相合。”

屠苏略微踌躇的说道,“我对音律并不熟识,但心绪有所体会的话,曲调便能稍稍交映。”

无情挑眉,“所以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可能正因为你并未想什么,才使我能够和你一起合奏。”


无情因这句话静默了几秒,然后微笑起来,一贯严肃的语调添了些清浅的愉悦感:“那我们改日继续合奏。听曲如若知音,很难得不是么。”

屠苏不自觉的微笑起来,静静望向无情,“好。”




两人站在江边沉默,之后谁也没有说话。

当夜风静静吹得乌云遮住月影,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好一会。

无情转身想说该回去了,明日还要动身启程。转头看着屠苏静默的侧颜,却突然发现哪里似乎有点不同。 屠苏现在看上去很正常,但是脸色却有些苍白,并且气息并不十分稳定。


于是无情开口问道,“屠苏,你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屠苏明显的愣怔了一下,转头看过来,“...并无大碍,只是...”想了想还是如实说了出来,“每逢朔月体内煞气力量就会倍增。”

“那你现在感觉怎样?”

“已经没事了。”

无情沉默了一下。 那么屠苏可能不是刚到河岸边... 如果是煞气发作,靠自己已经能克服了吗? 又或者煞气仍然在侵占他的身体,但是却强撑着不表现出来。


屠苏看无情沉默,意识到他对自己身体的状况有察觉。 并不想在这个时候给无情平添烦扰,于是定睛看着无情,“并无大碍,我已经能控制一些了。” 然后顿了一下,有点犹豫的说完,“你... 不用担心。”

无情点头,“那便好。我们抓紧时间,明天就动身去青玉坛。”


两人回花满楼的路上,沿途依旧人迹未消。江都真是堪比京城一般繁华,这里的轻松怡然感更甚。

屠苏依旧冷着一张脸,但是整个人的尖锐棱角都平缓了很多,在这样的气氛里也有些放松。 和无情的清冷不同,屠苏似乎只不是懂得怎么去笑。明明背负着痛苦的力量和身世,但他成长至今依旧很单纯。 

无情想起方才屠苏说出那句“你不用担心”时的犹豫。 他并不习惯别人对他的关心与善意,但却很相信自己。



两人各自回房,离天明还剩三个时辰时,信鸽的声音传到无情耳中。 是神候府的信鸽。

神候府的传讯皆有特殊的隐秘方式,除了自己没人知晓这个信鸽的到来。 无情起身来到窗边取下消息,朔月的月光浅浅淡淡撒到信纸上。

自己在琴川秘密委任神候府的调查有结果了。 果然... 

无情遥遥看了眼屠苏休息的方向,收起信纸烧毁。  




——江都篇——  

【END】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