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AK

专注冷cp一百年

起终的微光 (杀生丸x奈落 原著设定 ) 【犬夜叉同人】

(完全遵照漫画的人物和性格设定,时间线为犬夜叉正篇完结之后。 

奈落随着四魂之玉一起消亡,但因为对桔梗的执念(全篇奈落消逝前的最后一句话),被净化后的四魂之玉残留力量影响而重新“复活”。一个终结,带来另一个开始,却依然只是为了走向结束。

文中杀生丸和奈落是双箭头,从全文开始就是,但只有模糊的意识并无法感知。互相如此重要的理由随着后文才会完全表现清楚,这也是全文的核心。标题就是剧透什么的,并不会说出来呢.. 

长度为中篇  也算是为了圆满对于犬夜叉漫画的一个遗憾了。每个人的执念、感情、和错过,都应该得到一次被救赎的机会。全文主杀奈,也是送给犬夜叉里每一个角色的最后的献礼。  )


————————————————————————————————————————————


chapter1. 光


奈落站在门前,闲散的站着看向杀生丸。

虽说彼此“合作”的时间也算不短了,杀生丸冷冰冰的样子依然算不得亲切,这家伙就真的永远都没什么值得有表情的事么?还是说他果真没有任何关心的东西? 啊,不对,还是有表情的,至少自己就不止一次的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想了一会奈落突然醒悟到自己果然是太闲了,思绪不知不觉就蔓延了很远。

 

杀生丸保持一贯的冰冷姿态看着奈落一言不发。   

大概一个月前,因为某些原因和犬夜叉一行人连同奈落相处至今,撇开他之前的种种阴险狡诈不说,现在这些确实不很常见了,倒是发现他的跟之前截然不同的很多方面。 

比起他们一直对奈落的戒备与防范,奈落却一直漫不经心的样子。 刚才还一本正经的评论自己。 想着杀生丸又淡淡看向奈落,总是喜欢穿着深紫色的和服,沉下的墨色眼眸和海藻般的长发披散下来让整个人都有了一种绝美的黑暗的感觉。

但是,外貌并没有丝毫影响这个半妖的本质,是让自己很厌恶的一种存在。 曾经。

           

奈落看向杀生丸,有些似笑非笑。  今天两人都留在村里没有走动,犬夜叉一行人回来前他们也没有需要做的事,于是就在随意又诡异的气氛中呆了几个时辰。 在杀生丸觉得自己应该起身出去的时候,奈落先站了起来。 

”我出去走走。” 依然是漫不经心的笑笑,奈落径直走出门去。  

奈落现在笑起来确实不是那种黑暗阴森的感觉了... 桔梗对他的影响真的比一切都重要,为了她不顾一切的去掠夺去破坏,而最终又为了她把一切得到的都抛弃了。 

...

杀生丸突然觉得有种淡淡的说不清的感觉,很闷很生硬的一种感觉卡在胸腔里。 瞬间不想留在屋子中,也起身走了出去。

 

             

            

奈落一直是个很明白自己要做什么的人,为了想做到的事可以牺牲一切。当然,在权衡完是否值得牺牲的基础上。  关于杀生丸,也是很清楚的。

看着杀生丸在自己之后也走了出来,奈落勾了勾嘴角。   

“我们去一个地方如何?”毫无预兆的就对杀生丸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而杀生丸在自己的大脑转动之前就点了头,同样毫无预兆的。

于是奈落绽开的笑容更阳光了一点。

 

    

杀生丸走在奈落稍微偏后一点,两人一路无话。 这是要走进深林深处的一个地方。

奈落要去哪? 杀生丸其实并不好奇,只是稍稍好奇奈落的行为。

奈落突然把头转过来:“你恐怕不会太喜欢那个地方,不过还是有个人知道比较好,省的他们浪费时间寻找我。”

他在说什么?

           

“到了。”

一个山洞,虽然是完全陌生的地方,但这里有一种气息,很难忽视的气息。

奈落环顾了一下,“嗯,这是自那之后唯一一次回来,我曾以为永远都不会。” 

他再度看向杀生丸:“这里,是名为奈落的我诞生的地方。”

 

原来如此。从这里的气息就有隐隐的感觉,杂乱的混合的妖怪的气息,和曾经的奈落很接近,但更肮脏更纷乱。

杀生丸依然毫无表情。 他来这里做什么?

 

“你看上去并没有很讨厌这里呢,”奈落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点吃惊又戏谑的感觉。 杀生丸沉默。

“那我直接说正题吧,我想做一件事,就要麻烦你帮我传下话了。 嘛,虽然起初我也不觉得你会帮我,但你都跟我过来了,这让我有点吃惊。“    语气是微微笑着的,"所以现在我觉得你会答应。”

“你要做什么?”杀生丸终于开了口。

这是他今天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啊... 奈落模糊的想。 

“濒死的我在这里被桔梗所救,因为想得到桔梗,邪念和执念的混合让我成为妖怪的聚合体。那时的感情,偏执且绝望,比什么都要强烈。"  奈落稍稍停顿了一下,“在这之后我便一直在用各种方法想将这份感情抛弃掉。”

杀生丸沉默地听着。

“所以这里,是我对桔梗的感情和执念最深的地方。”奈落静静地看向杀生丸。

杀生丸同样看着他,奈落的表情太认真,和之前任何一次都不同,不是算计的,不是仇恨的,不是志在必得的,而是一种无比坚定的决绝的表情。 杀生丸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你到底要做什么,奈落?

 

“我用了很大的精力才了解到这个方法,并且现在我能做到。”奈落的表情很冷,语气却很温和,“我会在这里,用我的性命和灵魂换得桔梗复活的机会。”

 

 杀生丸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一点。 

奈落接着说:“我了解这执念到底有多深。我现在的力量,还有因之前长时间的拥有接近完整的四魂之玉,它的力量让我受到影响。如果我在这里用它全部的力量将自己毁灭,桔梗的真正的灵魂将能被这个执念唤回来。 和戈薇的灵魂不同,唤回的灵魂依然不是完整的,可能不再拥有原本的力量和记忆,但它确确实实会是桔梗的灵魂。 桔梗会再度回到这个世界上,并且作为一个真正的人类活着。”

杀生丸觉得自己没有听清楚,但确实清清楚楚的都听到了。

奈落...这是你的决定?             

    

“其实也不是毁灭这么简单啊...”奈落的语调忽然变得很轻松,仿若谈论的不是自己的死亡而是天气。“过程有点复杂,但结果就是这样。需要花费的时间不是很久,不过你没必要留在这里了,回去后告诉犬夜叉一下就行了。 桔梗会在村子里她曾死去的地方出现,虽然应该没有危险也去看一下她比较好。“

 

一时寂静无声。 

杀生丸没有走,也没有说话。奈落也就看着杀生丸没有再说话。他是同意了吧,打声招呼也没理由不同意吧,但杀生丸...表情是有点奇怪吗? 他在想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句话杀生丸根本就毫无理由去问,奈落心甘情愿的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去换得所爱的女人回来,我又凭什么去阻止?      

沉默良久,杀生丸勉强的出了声音:“她已经死了,这样有意义么?”

奈落沉默了一下,”桔梗是我杀死的,是我破坏了她的心愿和人生。 其实她本应该普通的活在这个世上罢了,我犯下的过错既然有机会去补偿,就一定要去做。“ 

 

你没有说因为你爱她,只是为了赎罪么?      

                  

“没有别的办法么?”

这句话想都没想就对奈落说了,甚至是有些焦灼的说出来,为什么这么想阻止?

奈落愣住。 别的办法...也许有,也许没有,但这绝对不会是杀生丸会关心的不是么,不管是自己还是桔梗,杀生丸都不会在意才对。

看着奈落沉默,杀生丸都没察觉到自己皱起眉头,“这不是必须的,你想让桔梗复活未必没有别的方法。”

奈落微微笑起来,“你不喜欢这个方法?”

杀生丸好似有点清醒过来,语气依然清清冷冷的:“以命换命这种方法太愚蠢。”

奈落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杀生丸的眼睛。静止了一些秒后杀生丸有些不淡定,什么时候自己也会不习惯别人的注视了。

奈落先出了声:“你的眼睛是跟阳光一样的颜色。”

轻柔又和缓的语气让杀生丸稍稍疑惑。 奈落垂下眼睛看向别处,语气依然很轻,“我也喜欢阳光,虽然遗忘很久了。 像你们一样的活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这样的期望,但这永远都不可能。 我所背负的、所留下的只有黑暗,没有资格和你们一样。 我不知悔改了一生,在桔梗死亡的那一刻却后悔了。 虽然灵魂不能再转世,但现在,我要把我最后能做的事全部完成。 ”

奈落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不然我永远不能和你... 你们在一起。 ”

 

不管他的声音有多低,杀生丸都听到了。

----------------------------------------------------------------------------------------------------------

杀生丸静静看着奈落,半晌没有说话。 

奈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恢复了漫不经心的微笑的表情,“最合适的时间就是今晚落日前,所以我不会回去了,你在结束之后再告诉犬夜叉他们。 另外...既然复活后的桔梗已经不会再有从前的记忆,相信他们也会知道,不应该再去打扰她——”

奈落还没有说完,杀生丸突然开口打断:”我和你一起去找别的方法。“

什么? ... 奈落难得的维持了些微吃惊的表情。  

看着奈落没有回答,杀生丸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于是生硬的说:”你不能就这么死了。“

奈落安静了一下,然后缓慢的开口:”你希望我活着么。“  

”... ...“   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杀生丸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于是就这样看着奈落,眼神沉默无波。

早就没什么可牵挂的了...这个世界。如果不是因为桔梗,现在的这个自己根本就不会诞生。 

可是——   奈落觉得自己没有勇气面对杀生丸看着他的眼神,微微的低了下头,奈落... 你也会拥有舍弃不下的事物么...

光明那种东西,舍弃很久了。 可一旦有希望去拥有,果然还是放不下...   我到底 能不能也...

 

杀生丸不知道奈落低着头是在想些什么,山洞里的光线很暗,眼前的人隐没在阴影里,低垂的眼眸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陷入黑暗,万劫不复。  心里的焦躁感...是为什么,杀生丸,也会有惧怕的东西么。

              

山洞内依然是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被两人的沉默拉的无限漫长。 

            

奈落抬头望向洞外,天空...临近夕阳的光线正在开始暗淡,时间就快到了呢。

杀生丸没有离开的意思。  奈落于是又抬起头看向他,突然就开始笑起来。

从轻微的笑声,直至放大。 看不出情绪,未必欢愉,却也不是痛苦。

杀生丸依旧默不作声,没什么表情,甚至也没什么情绪。 如果奈落执意要那么做,自己一定会阻止。 既然想不清楚理由,就不去想好了。 至少现在很清晰的知道,自己——绝对不希望奈落就这么死去。 

 

奈落只笑了很短的时间,然后收起表情,微笑的无懈可击。

“那么,杀生丸,我的性命因为你的这句话就留下来了。我会依你所说的去寻找别的办法。 因为四魂之玉存留在我身上的力量有限,最多只能维持半年的时间, 如果半年内无法找到,我依然可以用这个方式复活桔梗。 ”

“好,我和你一同。”

奈落的表情不知该形容为意料之中还是诧异,他嘴角的弧度不禁牵动的大了一点,“居然能劳驾的了杀生丸大人吗? ”

“我说过,就不会变。”

“嘛...不管是心血来潮也好,还是其他,我奈落真是三生有幸了。” 

只不过才过了一瞬,奈落就恢复了一贯的戏谑 微微狡诈的语气。  杀生丸瞬间觉得,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今天的一切,已经不能用“正常”来形容了吧? 为了不希望奈落死,而要帮他去寻找方法复活桔梗?       

...算了,就算想不清理由,但既然是自己心里想要做的,就没必要隐瞒。


——————————————————————————————————————————

傍晚犬夜叉一行人回来了,奈落和杀生丸也已经回到了村落。

奈落在屋外看着夕阳的方向些微出神,而杀生丸依然无任何情绪一样的坐在房中,样子静止到犬夜叉怀疑他一整天都没移动过。 

“我们打听到镜中沼的消息了!”犬夜叉还是说道。

对着杀生丸交流情报是个让人有点难以适应的事,但是至少奈落需要知道,毕竟他们现在算是半个同伴,起码的信息方面是一定要互相知会的。 

虽然现在奈落在屋外... 但是犬夜叉还没能锻炼到自己能坦然面对奈落把这些说给他听。于是他就提高了一点音量在屋里说,反正奈落一定听得到。

杀生丸对这句话没什么反应。 

犬夜叉停止三秒后,以一个放松的姿态坐在杀生丸身旁的椅子上,边拿起水边继续说了下去,“那个地方并不难过去,但是据说那里有一些.. 难理解的事情发生,所以对于外人来说还是很艰难。”

奈落从屋外走进来,站在门侧,“那你们很快就要过去?” 

“没错,明天就可以出发。那里具体的情况没人能透漏给我们,所以还是要自己去了再说。路线知道了就方便多了。”

犬夜叉停顿了一下,“杀生丸你也一起去么?”

他觉得自己听到的会是拒绝,毕竟他们此前同行的事情已经在这个村庄完成了,接着一起走下去似乎没有必要。  潜意识里犬夜叉觉得杀生丸和他们一起再同行一段比较好,因为跟奈落的朝夕相处给同伴们带来的压力不算小... 虽然奈落现在表现的平静多了,但七宝还是很怕他,所以他们很少交流。

但如果有杀生丸在的话,孤立的冰山就从一座变成了两座,似乎会分担很多尴尬。(这是什么道理?) 不过他对自己的小小心愿不抱任何期望。


杀生丸没有马上回答,他抬头看了一眼奈落。

犬夜叉因为这个表现有点愣神,顺着杀生丸的视线看过去,奈落露出一个非常浅的微笑,“我会一起去,当然,毕竟我和他们的协议还没结束,那也是一个线索。”

在犬夜叉还没明白奈落为什么要跟杀生丸说这句话以前,听到杀生丸开口,“那我也一起。”

......

什么跟什么,好像哪里不对? 奈落本来就是要跟他们同行的,杀生丸应该知道,为什么又要问他?啊不对杀生丸没问,他只是抬头看了奈落一眼。

但是去不去跟杀生丸都没关系吧!他竟然要一起去!

为什么杀生丸一抬头奈落就回答他要去?再说杀生丸为什么要关心奈落去不去?!犬夜叉难得脑子很清楚的过滤了一遍,这两个人似乎发生过什么交流。 ...这不可能。 难道杀生丸是担心大家会被奈落暗算吗... 

犬夜叉怀疑的看向杀生丸,队伍里显然没什么人跟杀生丸很熟,难道这个所谓的哥哥现在竟然会关心自己了? 这简直比他和奈落发生过什么的猜测更可怕。

奈落因为犬夜叉略带惊悚怀疑的眼神轻笑了一声,杀生丸完全不为所动。

然后犬夜叉觉得.........算了,爱怎样怎样我才懒得管。反正杀生丸同行不是自己之前希望的么。

于是他站起身,“既然决定好了,我们明天就出发!”随后看了眼门外补了一句,“似乎该吃——”

“要吃晚饭了哦!”戈薇从门外伸头进来。


这次的晚餐时间没有很沉默,顺利打听到镜中沼的消息对大家是一个不小的鼓舞。

一行人兴致勃勃的讨论听闻的消息中“难以预测的东西”会是什么,没有人觉得这很恐怖,大概他们见到的恐怖妖怪已经够多了。 

而且还有一个曾经最恐怖的现在就在身边。啊不,是两个。

七宝依旧跟奈落保持着最远的距离蜷在珊瑚腿侧,不过不良法师并不觉得当着小孩子的面亲热有什么不好。另一边面对戈薇的一些想法犬夜叉听的还算认真。

在最初奈落说要和他们同行的时候,犬夜叉并不觉得他会和他们一同吃饭。但是奈落对此并没什么表示,他会很自然地接过戈薇递给他的东西,然后随意的坐下来。 虽然还是会和大家保持一点距离,不过似乎只是为了防止七宝紧张过度。

杀生丸倒是极少跟大家呆在一起,他似乎根本不吃东西的样子,虽然不可能。

当大家都来到外面的树旁吵吵嚷嚷的吃东西时,杀生丸从屋内走出来。头也不回的飞进了丛林消失不见。

犬夜叉觉得他很有可能去跟属下交代事情了,毕竟加入镜中沼的旅程会耗费一段时间,西国的事情只能暂时放下。 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大事,老爸留下的一摊麻烦。

     

坐在不远处的奈落并没有加入他们对镜中沼的讨论。

在最后的夕阳落下的时候,他对着阳光消散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很轻微的诀别笑容。

阳光的色泽落在他黑色的眼瞳里,映出了流动的琥珀色。

光泽慢慢的消失,随着奈落的微笑慢慢黯淡下来,转换为静默的沉寂。 奈落好似想留住那道光一样慢慢合下了眼睛。再度睁开时,只有坚定的决绝神色。

杀生丸返回之时,在丛林边缘看到的就是奈落凝视着夕阳消逝的背影。 他在跟那个拯救桔梗的决议说再见。

那是他的心愿吧? 杀生丸知道牺牲性命来拯救桔梗是奈落的愿望,他不会为此后悔或是有任何遗憾。而自己固执的阻止了他,他又会怎么想呢?说不定会为此悔恨。 

我会为你找到方法的,奈落。 你会知道你做过的决定没有错。 

这个沉默无声的话语,似乎成为了他对那个背影不可背弃的誓言。

光线已经暗下去,起身的奈落感觉到了丛林边缘的身影。他侧了下头看到那是杀生丸。 

身影浸在黑暗之中,周身纯净的银色光芒却没有丝毫被侵染,散发出冷彻的纯粹的气息。金色的瞳孔即使在阳光落下之后都没有暗淡丝毫光泽。

仿佛自己刚刚注视过的夕阳光泽。

他们的目光交汇了一瞬间。奈落转开视线,有些好笑似的轻轻摇了摇头。 转身走回了卧房的方向。

     

——————————————————————————————————————————

   

夜幕降临之后,犬夜叉没有睡在屋中,他躺在外面一颗高大的树丛枝桠上,对监察树林里的气息非常方便。这里也很适合休息。

星星的光芒细碎的洒下来。除了朔月的夜晚犬夜叉都很乐意睡在屋外,他漫不经心的抬起手臂枕在脑后。

夕阳时的画面无可避免的在脑海中浮现起来。

奈落他笑了...看着日落的时候。 

并不是说奈落没有笑过,而是那个时候他的笑容,跟从前见过的任何时刻都不一样。

敌人也好,憎恶对象也好,...情敌也好,与奈落的交锋或是说纠缠已然经历了太漫长的时间。 他们彼此憎恨,却又彼此了解。 其实曾经的犬夜叉也并没有多了解奈落,他知道自己只要杀了他就好了。但是奈落那次“死亡”之前,被四魂之玉的力量毁灭之前,他最后的那句话,却深深地印进了犬夜叉的心里,成为了再也无法抹去的鲜明痕迹。

桔梗...他一直这么爱你。因为这份爱做了那么多伤害大家的事,最终害死了你。最终他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激动,犬夜叉再度睁开了眼睛。 他呼出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星星依旧在闪耀发光。

可是正因此,我明白他对你的爱有多深。 所以奈落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相信了他的话。

我相信他。

尽管珊瑚无法原谅,尽管弥勒会怀疑奈落永不停歇的诡计,但是只凭他说到桔梗时的眼神,犬夜叉就知道自己不会再拒绝,他说,他可以让桔梗复活,再得到一次真正的生命。

 

各种思绪袭来,犬夜叉还是重新记起那个微笑。

重生的奈落已然不再有那么黑暗的感觉,但他的情绪却太过平静,平静到无喜无悲。 可夕阳落下时的那个笑容,却是发自他内心的。 不止犬夜叉自己,那个时候七宝也看到了。那个一直畏惧着奈落的小狐狸,他那时也因为那个笑容惊奇的张大了眼睛,忘记了恐惧。

说起来从他们回来起奈落就一直在望着夕阳呢...他在看什么?

思绪慢慢地散落开来,犬夜叉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明天就出发了。

——————TBC——————————————————————————————————

接下篇:起终的微光 (二)(杀生丸x奈落 原著设定 ) 【犬夜叉同人】






评论(2)

热度(30)

  1. -黍离ADNA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