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AK

专注冷cp一百年

起终的微光 (三)(杀生丸x奈落 原著设定 ) 【犬夜叉同人】

全篇:01 02 03 04 05 06 07  (tbc)


Chapter3.  妖与人 

      杀生丸与奈落延着河流的方向飞过去,在寂静的黑暗之中,似乎看到了前方有光亮。非自然的那种光亮。

      他们放慢速度,看清那是人类燃起的灯火。非常微弱,但对于两人的视力来说不难察觉。

      这种地方有人类居住?


      临近那里,奈落看到一个人类女孩坐在树丛中,看起来很年幼。

      他犹豫一下决定走过去。 这种遥远传说中的荒芜土地有人类,说不定会知晓很多他们需要的东西。杀生丸也随他走在后面,保持了一段距离。 毕竟比起奈落,杀生丸作为妖怪的特征看起来鲜明的多。 


      小女孩坐在树丛之中,看着悬挂于日高川河上的月亮,似乎在低声的唱着歌。 手里的灯在风中轻微摇动。

      奈落没办法听出太多她唱的是什么。 似乎有沉睡、枯萎、遥远的河水这样的字眼。

      这个孩子可能确实知道跟镜中沼...跟莲花有关的东西。 奈落低垂着眼眸,暗暗的想。


      他不再隐藏身影,朝那个女孩轻轻走过去。 垂下的和服下摆摩擦草木发出声响,那个女孩停止歌声回过头。

      她的表情很惊讶,但并不带恐惧。

      


      这里是人迹罕至的荒川原野,在记忆里就没有外人再到来了,在这样的夜晚却有一个陌生人类走近。

      她并不觉得害怕,反而呼吸有点停滞。 这个人真美... 很长又卷曲的墨色头发散下来,眼眸深沉又寂静,步伐很轻, 虽然身上的气息有点奇怪。 

      明明是迎着月光走来的,却似乎并没有被月光照耀着,依然有一种黑暗的感觉。 黑暗、又华美。


     “为什么会有人类在这里?” 她犹豫了一会后提着灯站起身来,朝奈落问道。 

      这本应是奈落问的问题。

      

      在四魂之玉消失后,奈落身上混杂着的最黑暗的那部分妖怪力量也随之消失,现在他的力量很多受着四魂之玉残留的影响,因此他的红色眼瞳平时会消失,保持着是人类城主模样的墨黑色。在普通人看来确实完全是人类的外貌。

      奈落也并不想随意展现妖怪的身份。于是他回答,“我来到这里,想寻找一样东西。可以的话,想问你一些事情。”


      小女孩低头思考了一下,“这里这么偏僻又荒凉,普通人很难来到的,我只是一直随母亲住在这里。你来这里很不容易吧?”

     “其实也没有。”奈落温和的微笑起来,“如果有很想做到的事,这些都不算艰难。”

     “很想做到的事......”小女孩低声重复了一遍,“来到这里...一定是因为那个传说。” 她抬起头看向奈落:“你是来寻找莲花的吗?”


      ...没想到那么直接就问出来了,奈落愣了一下。

     “没错,”奈落停顿一下,“你知道关于它的东西?”

     

      “南部的熊野...日高川河,这片土地因为这个传说,有很多很多人来过。不过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妈妈说起过。”她沉默了一下,“曾经所有人,都是为了莲花而来的。他们认为那个能把死人复生。”

      “有人实现过愿望吗?”

      “那里不只有莲花!...”小女孩声音突然高起来,她似乎有点着急的看向奈落,“那些人都死了... 他们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想得到莲花的人...都会被困死在沼泽里的。那个莲花只会带走生命,根本就不能实现愿望!”

      ——那是代表死亡的花哦。

     

      奈落陷入短暂的沉默。存在于镜中沼的莲花...是延续了几百年的传说。 那个莲花当然很难得到,没有人知道为了得到它需要经历什么,因为从来无人活着离开那片沼泽。 

      那是由于人类的执念而产生的传说,为了复活自己最牵挂的人,他们都陷入黑暗再也无法摆脱。人类的力量一向弱小,但执念却很强大。 自己...不也是一样么。  

      但对于普通人很艰难的东西,之于妖怪来说未必很难得到。不过对于妖怪,这个同样没法得到验证,因为并没有妖怪去寻找过那个传说中的莲花。 也许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逝去的人重要到一定要重新拉回到这个世界。

      


      小女孩看奈落沉默不语,不知他有没有打消念头。

     “你有想要复活的人?是你喜欢的人吗?” 小女孩突然开口说话,把奈落从短暂的思绪里拉出来。

      奈落本能想点头,停顿了一下后却微微的摇了摇头。 “不...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树后的杀生丸听到了这句话。 他一直在不远处的树丛后面,听奈落和这个人类女孩的交谈。

      杀生丸不知为什么,思绪在奈落的这句回答上多停留了一秒种。

   

      “那是亲人?”

      “也不是。”奈落微笑起来,“问这么多,是要告诉我了吗?”

      小女孩还是摇头,“是希望你打消念头。一定...要去寻找那种东西吗? 已经死去的人,只要思念着他们,他们的生命就还是有意义不是吗?”

      

      似乎有点惊异于小女孩的话,奈落看着她,“你说的没错。但是...有很多人的生命不需要某些人的思念来维系。有时候这种思念对于死者来说一文不值。”  

      那是我亏欠桔梗的东西,也亏欠很多人,并不是一句执念就能弥补的。

      

      树后的杀生丸皱了皱眉头。

      

      也许奈落的话对于年幼的女孩来说有点难懂,她疑惑的看着他,静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我不说什么你也会继续找的吧?”

     “是的,但如果你能告诉我一些信息,会帮很大的忙。”


      ......小女孩沉默地站在原地,似乎心里在艰难的交战。

      她对这个美丽温和的陌生人很有好感,不希望他和曾经来到这片土地的人们一样,也因为那害人的花付出生命。 但这个人的眼神很坚定,他说为了很重要的人... 

      她也懂得思念的感情。

      

      在她犹豫的最后的时刻,奈落突然开口:“不要那么担心,其实...我并不是只身一人到来这里。”

      他回头看向树后,杀生丸的方向。


      杀生丸看到他的目光,于是走出了树丛。朝两人慢慢走过去。

      隔了他们还有一小段距离,小女孩看到杀生丸出现,微微的退后了一步。


      银色的长发......瞳孔是金色的,还有尖尖的耳朵和脸上清晰美丽的紫纹。

      是...妖怪... 这和她认知里的妖怪并不一样,听闻过的妖怪,都是恐怖的,但面前走来的这个妖怪......这么美丽,气息和表情一样冰冷却很纯净。纯粹的连照耀在他身上的月光都更亮了几分。 是从没见过的美丽生物。妖怪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呢?

      

      杀生丸走到奈落身侧停下来,和奈落的眼神交汇了一下。

     “我是和他一起来的。”奈落低头对小女孩说道,然后绽开微笑,“他很强的哦,我们不会有事的。”

      小女孩抬头看着他们。

      面前的这两人都是从小听闻的故事里从未感受过的存在,一个人类,一个妖怪,更神奇的是,一个气质似乎带着黑暗但又有种柔和致命的美丽,一个冰冷纯粹像银色光芒一样耀眼。他们并肩而立的感觉很奇特,却又莫名的很和谐。 而且那个冰冷冷的妖怪,面对这个人类的时候似乎会融化一些棱角。


     “妖怪与人类......”小女孩想到那个传说,眼神突然悲伤起来。

     “你们是同行的吗?为什么妖怪与人类会在一起呢?” 

      清晰地感受到了女孩情绪的转变,奈落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其实我也是妖怪... 这种事情实在不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而且说到底奈落本质确实是人类。


      人类...吗。 杀生丸看向奈落,这个人,原是人类。 曾经以为他只是想要更强大的力量,明明只是弱小的人,却贪婪地想获得妖怪的力量,把一切都得到。自己厌恶着那样的奈落。 但是...但是直到最后才知道他不是。

      他是为了一个女人不属于他的心。 同样很蠢,但是杀生丸再看到他说到桔梗的目光之时,却无法平静无澜的注视下去。说不出是什么地方让自己在意,也许杀生丸一生也没有什么执念到底的东西。 力量、感情、或许他都想过去追逐,但是终究在心里仍是如云烟一般过往即逝。 他没有执念,体会不到人类为何要如此执著于虚无缥缈的东西,尤其是名为感情的这种存在。

      人类的...爱,那又是什么呢。


      看着奈落的侧脸,杀生丸终于还是回答了女孩的话:“直到他实现愿望,我都会在他身边。”

      奈落因这句话微微睁大了眼睛,但依然没有言语。


     “为什么?” 

      这真是小女孩单纯的问题。 她只是对此感到疑惑而已,又或者,她问的依然是妖怪为什么会陪同人类。 但她的问题,可能甚至没人知道。

      为什么...  杀生丸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如果人类和妖怪能在一起...就不会有那样的事了... 就不会有夺去生命的莲花了...” 在大家再次陷入静默之后,小女孩却突然开口。 她眼中泛起泪光抬起头。

     奈落因为这句话感知到了什么。 他知道存在契机,女孩可能将开口对他们说关于莲花的渊源了。而那正是他们所需要了解的东西。


——————TBC——————————————————————————————————






评论(1)

热度(17)